疫情让民宿业充满裂痕,但阳光也就此照了进来

PingWest品玩 浅蝉 2020-07-22 14:17

有人倒下,也有人坚持站着,在大浪后留下的人会迎来新的机遇。

“今年武汉真的是太难熬了。大家都是在熬着,我也在熬着。”

晚上十点多,蘑菇See终于从一天的忙碌中脱身,得以抽空向 PingWest 品玩讲述自己过去几个月的苦闷。

作为一位扎根武汉的爱彼迎(Airbnb)民宿房东,她不止以居民的身份经历过这座城市的浩劫,同时也因民宿生意突遭打击而倍感焦急。疫情发生前她在武汉理工大学等地附近经营着十五六套民宿,因为生意很好,她接到的订单甚至远及五月份。

然而一夕之间变了天。 

从1月20日以来,应付房客退单、咨询使她体会着别样的忙碌。但很快的,连忙碌的机会都消失不见——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布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通知。爱彼迎也响应政府政策,停止了线上预订服务。这意味着从1月下旬到武汉解封,蘑菇See在民宿生意上没有任何进账。

但是生意不能做了,十几套房子的租金依然要付。所幸她还有一家接收外卖订单的咖啡店和一个线上生活馆,这两者带来的微薄收入勉强为她提供了支撑下去的动力。

武汉解封为当地的民宿行业投下了一丝曙光,但全国范围内停摆的旅游业和民宿业仍需要时间来恢复昔日活力。

蘑菇See感叹,“今年不奢望挣钱,只要能交租就可以了。”

凛冬

蘑菇See是武汉房东们命运的一个缩影。疫情的冲击下,他们普遍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武汉封城之初,因为要执行无条件退款政策,蘑菇See原本已经收入囊中的8000多元房费又从指缝中溜走,而这只能算得上是她总体损失的一个零头。另一位在武汉经营着二十几家民宿的房东Kenny更是因取消订单而亏掉了约2万元,不仅如此,在接下来无法接单的两个月里,他还要继续支付所有房子的租金,损失接近25万元。

房东们的日子过得艰难,民宿预订平台同样备受打击。前不久,全球最大的共享民宿平台之一爱彼迎(Airbnb)创始人兼CEO Brian Chesky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有媒体据此推测爱彼迎濒临破产,但随后遭到爱彼迎官方辟谣。爱彼迎中国的公关团队向PingWest品玩表示,CEO的话其实意在强调疫情改变了旅行模式,未来一段时间内,周边游、短途游或成为整体趋势。

美国时间5月5日,爱彼迎 CEO 在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称,为应对危机,爱彼迎将在全球范围内裁撤约1900名员工,占总员工数量的1/4左右,并且预计2020年的营收将不到去年的一半。尽管近期收到了20亿美元的投资,爱彼迎仍表示需要缩减与房东社区无关的投资。这意味着他们目前的战略重点是恢复和发展最为核心的民宿业务。

在被问及国内的裁员情况时,爱彼迎中国表示“我们没有进一步的评价,但我们对中国市场的承诺是长期的”。 

此外,从行业整体看,全国住宿业成为受损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今年3月13日,中国饭店协会发布《新冠疫情对中国住宿行业的影响与趋势报告》,内容称2020年前两个月,酒店和民宿类等住宿企业营业额损失超过670亿元,74.29%的酒店和民宿选择了直接闭店,平均闭店天数达到27天,入住率同比降幅为70%,房价降幅达50%。同时预计全年行业营收将同比下滑24%,共计损失在1300亿元左右。

爱彼迎中国总裁彭韬在接受PingWest品玩的书面采访时表示,“旅游产业是一个高度环境敏感型行业。总体上看,疫情对全国旅游业的打击和带来的损失都是毋庸置疑的。”

大洗牌

在疫情形势最为严峻的二、三月份,订单取消,房源无法开放,房东们度过了暗无天日的两个月。终于,爱彼迎宣布在四月初解禁房源,平台逐渐恢复正常,但被按下“暂停键”的旅游业还没能完全重启。 

文旅部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小长假和端午假期期间,全国累计接待国内游客人次和累计国内旅游收入均较2019年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另外从数据中可以观察到,今年游客的人均消费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这是因为疫情冲击下大部分人的收入降低以及消费意愿的减弱——可见旅游行业期待的报复性消费尚未出现。


该表格由PingWest品玩整理,数据来源于文旅部官方资料

民宿行业的“凛冬”之中,有一些房东因亏损严重而选择永久退出。

房东Kenny作为武汉爱彼迎房东社区的小队长,对房东的整体情况略有了解。据他粗略估计,自一月份以来武汉地区的房源可能出现很大幅度的缩减。

可以说疫情考验了行业的韧性,并从客观上促成了民宿行业的大洗牌,有人倒下,也有人坚持站着。就像任何行业里的大洗牌一样,在大浪后留下的人会迎来新的机遇。

不过这些新机遇依然需要从业者拼尽全力去把握。在秩序恢复的初期,大部分房东依然很难靠单纯的民宿生意维持收入,他们不得不开启“自救”之路。在房东之中最常见的举措是降价和将民宿转成长租公寓。

为了吸引房客,房东们会对短租民宿的房费做一定幅度的调整,如每晚租金打五折、周末与工作日价格持平等。作为平台方,爱彼迎也开设了“周租月租房源”推广专场,向疫情中积极抗疫的“暖心房东”倾斜部分流量,帮助他们获得更多订单。

据房东Kenny向PingWest品玩介绍,他拿出手中的二十多套房源中的近十套,以月租的形式租给返回武汉复工的外地客人。另一位武汉房东Johnnie原本在爱彼迎等民宿预订平台上线了12套房源,四月份以来也同样调整了经营策略,将半数的房源改成了月租模式。

之所以有这样的发展趋势,是因为武汉地区的房客画像较以往出现了变化。据多个武汉房东介绍,目前他们60%-70%的房客实际上来自武汉本地,10%-20%为差旅客人,仅有较小一部分是单纯的游客。这就导致了以前的运营策略不再有效,适应新的需求才能为房东们赢得支撑下去的机会。

但是很显然,房租降价会从根本上影响房东们的盈利。而长租带来的收入仅能保障收支相抵,他们清醒地认识到两者都不是长久之计。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房东们都要绞尽脑汁地经营民宿,需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创新

一些思路灵活的房东开始把目光投向与民宿紧密联系的相关行业上。

房东Johnnie向PingWest品玩介绍了自己的“民宿+”经营理念,将民宿和短途游、省内游结合起来,把目光从省会武汉转向了具备丰富旅游资源的恩施。恩施在湖北境内,地处鄂、湘、渝三省交汇处,山水秀丽,又有土家族、苗族的文化特色,十分适合发展旅游业。

在恩施,Johnnie和当地的朋友合资拿下了一栋客栈,每年的租金在一百五十万元左右。他和朋友正在规划“民宿+旅游”的复合型产品,游客下单后可以享受一条龙服务,白天在恩施当地游览,晚上体验具备当地特色的客栈式民宿。未来他计划通过旅行社和微信公众号等渠道上线相应的旅游产品,以吸引湖北省内尤其是武汉游客为主。

不过当被问及对未来营收的预计时,Johnnie坦言:“近期的情况下,做这种民宿想要短期内大量盈利估计不太现实,我的设想是收入保本,引流游客就足够了。”

而在一些长期作为短途游目的地的城市,民宿业的升温回暖似乎会更快一些。原本已在广州有全职工作的小K从今年六月份开始变身“斜杠青年”,兼职做起了民宿的老板和线上客服。用作民宿的房子是一间酒店式公寓,位于广东惠州双月湾的海边附近,是小K父母买来做房产投资的。对PingWest品玩说起开民宿的缘由时,小K显得有几分无奈。

去年夏天,无暇打理房子的父母将它托管给一家公司作为民宿经营,谁能想到去年旅游旺季结束之后,这家公司居然“携款跑路”,再也不见人影。房子被小K父母收回后一直空着,直到今年五、六月份,疫情得到缓和,出行的游客也渐渐多了起来。惠州沿海,物价又低,一向是性价比很高的广东省内游目的地。经过托管公司的“携款跑路”打击,小K最后决定自己做房东,在托管公司留下的基础上做了软装,便将房子上线到途家、美团、小猪等民宿平台。

到目前为止小K的民宿已经开业一个月了,因为夏天原本就是惠州的旅游旺季,被疫情禁足在家的人们也从“冬眠”中缓过神来,现在小K的生意虽谈不上红红火火,但入住率也有七八成,作为初期成果而言也还不错。

除了旅游之外,还有“民宿+摄影”的经营模式。这种模式也能十分有效地增加获客量,提升民宿收入。北京人老袁是做文化行业投资出身的,去年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他和朋友拿下了深圳大鹏新区的一栋房子,并将它改造成非常具有时下网红气质的摩洛哥、土耳其风格建筑。有了异域风情作为主题,这家“驿站”卖点十足,集民宿、轰趴、摄影、餐饮于一体,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老袁向PingWest品玩介绍,他的驿站虽然开放时间不长,但已与腾讯《创造营2020》有过合作,曾作为节目的外景拍摄地为主题曲MV贡献了多个镜头。

提到未来对民宿的设想时,老袁比划着双手描述道:“我觉得以后也可以为民宿房客增加购物体验。比如我在房子里,用各种外面买不到的手工艺品布置一整面墙。这是已经完全设计好的完整布置,就像宜家的样板间一样。房客如果喜欢,可以扫贴在墙上的二维码下单,等到他/她旅游结束之后,这一整面墙就可以原样复制到他/她家里了。”

新的希望

最糟糕的阶段过去后,民宿业的未来仍然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

爱彼迎数据显示,今年5月,在爱彼迎100个间夜量最大的中国城市中,有72个城市的5月月环比增长超过100%。长沙、重庆、成都、杭州等二线城市已有复苏趋势,湖州、青岛、三亚等度假目的地的业务表现也表现较为良好。今年端午节(截止6月16日)的间夜量是劳动节(截止4月22日)的1.3倍。另外,据爱彼迎最新数据,7月8日,全球范围内房客预定了超过100万次的未来夜间住宿。这是今年3月3日以来爱彼迎间夜预定量首次突破100万。

7月14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旅游企业扩大复工复业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可有条件地恢复经营跨省(区、市)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据媒体报道,携程、去哪儿等旅游平台上机票、度假等相关板块的搜索量骤增,人们表达出了强烈的出行意愿。相关从业者无不欢欣鼓舞,戏称“庆祝旅游业历时6个月从ICU集体出院”。

另一方面,在后疫情时代,人们的旅行方式也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周边游、即兴出游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新趋势。爱彼迎的一项调研显示,在受访的1000名中国成年人中,81%的受访者倾向于周边游和短途游,84%的受访者希望在未来12个月内到中国的另一个城市休闲游,另外“沙滩或海边”、“郊区”、“乡村”等场景成为人们短途出游的首选。

民宿行业正在积极响应这些新需求。在接受PingWest品玩采访的几位房东中,已经有多人明确地向着这个方向做经营策略上的调整,并且意识到打造具有更多可能性的复合型民宿才是王道。在这个基础上,民宿要在主题性、独特性和文化性方面做更多的探索。 

爱彼迎中国总裁彭韬对此也有相同见解。“长期来看,民宿行业也可能因此迎来大浪淘沙,保留下优质的民宿经营者。疫情之后,民宿市场相较此前会相对理性地去发展,留下资金更加雄厚的、真正热爱民宿的、有自己的一套独特打法的民宿经营者。” 

疫情带来的全国民宿行业大洗牌并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经过短暂的晦暗时光,民宿业从业者和民宿预订平台正在慢慢探索市场的新规律、新需求,未来则可能发展出无数的可能性。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