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企自救上演“三十六计”

在此之前,航企必须结合自身优势,不断提升业务水平,赢得此次疫情大考。

夏季已经到来,但民航业的“寒冬”仍在继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民航业遭遇“至暗时刻”。虽然目前国内情况有明显好转,但“黑天鹅”在国外留下的影响仍在。数据显示,第二季度民航业整体亏损342.5亿元,较第一季度减亏38.5亿元,略有好转,但旅客周转量、客座率依然惨淡。

面对客源减少的“刚性束缚”,自2月以来,各大航空公司纷纷展开自救“花式”回血:有的通过发行债券来获得现金流,有的直接拆除飞机上的座椅实现航班客改货,有的打造飞机香皂礼盒等系列文创产品,有的推出“不限次数”的优惠套餐机票……能否在这次疫情中活下来,对航企来说至关重要。毕竟疫情总会过去,挺过这段“危”,迎来的就是“机”。

卖债券 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2020年无疑是航空史上最糟糕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让全球的航空公司都“流血不止”,损失惨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发布全球航空运输业财务预期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航空公司将亏损843亿美元,净利润率下降20.1%。收入预计只有4190亿美元,比2019年收入下降50%。

不怎么漂亮的财报数据说明了一切。以东航为例,2020年一季报,东航营收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300亿直接到了2020年的155亿元,净利润从2019年的20亿到亏损39亿,同比下滑接近300%。南航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211.41亿元,同比下滑43.82%;净亏损52.62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6.49亿元。

众所周知,航空产业是资本投入较大的行业,其中燃油费用、飞机和航材采购,以及机场起降等费用是航空公司的主要成本支出。仅以机队规模在20架左右的小型航空公司为例,每日的成本支出保守估计就在600万元左右。按照目前的航班执行情况计算,公司每日的收入估计不足200万元。一边是惨淡的营业收益,一边是飞机在机场“趴着睡”,航空公司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除了全方位控制成本外,航空公司密集发行债券,以实现短期融资。第一季度,多家中国航空公司连发债券融资。以三大航为例,财报数据显示,南航和国航第一季度发行债券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25亿元和90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87.5%和57.89%;为维持现金流稳定,东航也加快了融资步伐,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同比增长了446.46%。

与此同时,在国际航空市场恢复时间极为不确定的阶段,市场触觉敏锐的航企将运力主要投放至国内线。毕竟,国内航空市场是航企的“金饭碗”和有望恢复合理现金流的“聚宝盆”。公开报道显示,三大航中,2020夏秋航季,南航深圳分公司每周新增了312班次航班,其中国内方面,在21个航点上新增了航班;国航加大了在新疆的运力,东航则在青岛新增多条航线,通达国内多个城市。

练内功 拆掉座位变“货郎


航班以”客改货“方式运行

疫情期间,不少读者在朋友圈被“口罩航班”刷屏。由内罗毕飞往广州的一个普通商业航班,整个飞机的前部机舱坐的不是客人,而是一箱箱口罩。这个“口罩航班”其实就是“客改货”航班。

受疫情冲击,国内及国际航空运输市场“两重天”,客运市场短期内急剧下降,而货运需求却大幅增长。客改货航班既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飞机周转率的问题,也能抵消航空公司亏损额度。尤其是对没有固定货运客户的航空公司来说,用客机运货可以减少停场成本,飞起来后还能覆盖可变成本,即使没有赚到多少利润,也好过大量客机趴在机场“晒太阳”。受此吸引,多家航空公司纷纷掀起了“客改货”热潮以图自救,一部分航空公司将货物固定在客舱座椅当成货运包机使用,另一部分直接拆掉座位变“货郎”,待客运航班量恢复后再恢复原位。也有航空公司转变经营战略,将服役时间较长的飞机彻底改装成全货机。民航局也发布关于客舱装载货物运输的《运行安全通告》,从货物、地面操作、运行等方面,对客改货运输的安全进行风险评估并提出具体推荐措施。

在过去几个月中,临时改装的客改货航班成了航空公司货运的重要机队。在东航的国际货运运力中,除了全货机外,还有6架拆除座椅、增加载货空间的空客A330飞机,是中国民航目前最大的一支“客改货”改装宽体机队。目前,东航物流投放市场的全货机、“客改货”等各类国际货运航班数,已经达到每周240多班,比去年同期的航班数几乎翻了一番。

而从整体数据看,客改货模式更推动了航空货运的短暂繁荣。数据显示,近半年来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大幅提升,中外航空公司平均每周执行定期货运航班2390班,比疫情前的每周1014班增加135.7%。3月~6月,新增“客改货”航班分别为988班、3619班、4625班和2539班,“客改货”航班量占新增货运航班总量的比例超过50%,极大弥补了当前货机运力不足的问题,在保通、保运、保供以及稳外资、稳外贸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

玩跨界 探索零售新模式

除了“客改货”外,各航空公司纷纷求变,创新营销方式。4月25日,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开启直播首秀,向网友介绍该公司即将开通的夏秋航季新航线,并在直播中送出新航线免费机票、酒店免房券等礼品。5月13日,深圳航空在直播中推出限量机模、飞机香皂礼盒、小飞行家制服等产品,立志打造自己的独有品牌。

6月18日,东航更推出3322元/人的“周末随心飞”的产品,引爆“618”全场,成为继客改货、直播带货之后又一波新浪潮。旅客以3322元特价购买“周末随心飞”产品并激活后,可在今年内的任意周六和周日,不限次数乘坐东方航空和上海航空航班,畅飞国内除港澳台地区外的各大城市。推出“随心飞”后的首个周末,东航表示已经售出了10万份套票,而当时首个周末就激活了6.5万份。东航借此狂回笼3亿元现金流。

在东航第一个“吃螃蟹”后,海南航空推出“海航随心飞”产品,适用于集团旗下12家航空公司。此外,华夏航空、春秋航空、吉祥航空等也相继推出了类似产品。

这些“随心飞”“无限飞”的商业营销模式,一度成为商业典型案例。据专业人士的分析,对疫情之下普遍填不满飞机又缺少现金流的航空公司来说,跨界营销、创新营销模式更是“双赢”之举,毕竟节流远不能填补资金的空缺,如何创新“造血”更是硬道理。因此,航企也不再满足机票的营收,着力“副业”创收。例如,川航物流就送起了火锅,200多元到400多元不等,有锅有菜有桌布有油碟,包邮到家。厦航推出了航餐,客户们每天可以在厦航开发的“小程序”里点餐,有16元和20元两款午餐,一周七天不重样,100份免配送费,此外还担起了生鲜配送的身份,成为航空界里的“每日优鲜”。

各家航企的花式自救,方式各异,但目的都是为了能够回笼资金和保障经营得以运转。就目前情况看,全球疫情仍然充满不确定性,航空业的复苏仍需时间。在此之前,航企必须结合自身优势,不断提升业务水平,赢得此次疫情大考。毕竟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而这次疫情,或许只是一个退潮的开始。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