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退市风险下再遇季度亏损,途牛的自救还有戏吗?

新京报 王真真 2020-06-11 09:45

长期居高不下的销售和营销费用、运营费用等营业成本,以及逐年下降的净收入增速等,令途牛陷入困境。

在6月的第二个星期,途牛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这是途牛自2014年5月上市以来,一季度财报发布时间最晚的一次。报告期内,途牛净亏损达2.052亿元,据预测,二季度公司净收入将同比下降86%至96%。业绩低迷的同时,途牛还面临着濒临退市的风险。在此背景下,途牛还有可能摆脱退市风险、成功自救吗?

一季度净收入下降62%,净亏损超2亿元

6月10日晚间,途牛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途牛净收入1.74亿元,同比下降61.9%。与2019年一季度-4.91%的净收入增速相比,今年一季度营收增速滑坡式下跌,途牛方面表示主要受疫情影响所致。同时,途牛的亏损也进一步扩大,今年一季度净亏损达2.052亿元,将途牛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亏损收窄的局面“打回”到了2017年。数据显示,途牛2017年的净亏损为2.874亿元。

途牛方面表示,受疫情冲击,今年一季度途牛的打包旅游产品收入同比下降67.1%,其他收入同比下降40.9%。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54.9%降至53.2%。

此外,途牛的营业成本也有所下调。财报显示,途牛一季度的研究与产品开发费用同比减少36.2%至5100万元,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下降43%至1.247亿元,总务及行政支出下降0.9%至1.3395万元。

截至2020年3月31日,途牛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定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合计为21亿元。受疫情的持续影响,途牛方面预计,公司2020年第二季度将产生2080万元至7280万元的净收入,同比下降86%至96%。

疫情成压垮途牛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季度业绩不理想的旅游企业并不只有途牛,但同受疫情影响、曾经与途牛处于同一赛道的同程艺龙则显得坦然了许多。数据显示,同程艺龙一季度实现收入17.83亿元,同比增长17.5%;经调整的净利润为4.49亿元,同比增长8.7%。

事实上,途牛困境早在疫情前就已突显。自2014年上市以来,途牛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4年至2019年,途牛的归母净利润共计亏损59.8亿元。营收方面,从2017年起,途牛的净收入增速逐年下滑,至2019年净收入增速只有1.8%,其中2019年第一季度的净收入增速为-4.91%。

2020年突发的疫情,成为压垮途牛的“最后一根稻草”。受疫情等影响,4月2日,淡马锡减持了途牛A类普通股股份,减持完成后,淡马锡不再是途牛A类普通股持股5%以上的实益拥有人。4月9日,途牛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2019年途牛净亏损7.29亿元。同日,途牛还宣布首席财务官辛怡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

屋漏偏逢连夜雨,5月18日,因途牛ADS股票的收盘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最低买入价1美元,纳斯达克证券市场向途牛发布了通知函。根据纳斯达克的一般规定,上市公司股价如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将收到预亏警告。收到警告的公司如果不能在90天内将股价提升到交易标准,将被迫退市。

幸运的是,途牛遇上了纳斯达克针对疫情出台的政策红利。鉴于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的冲击,纳斯达克于4月对上市公司提供了一系列宽限政策,其中包括将“1美元警告”的规则延期至2020年6月30日之后。

但途牛退市的危机并未就此解除。纳斯达克调整后的规则显示,途牛有180天的合规期,以恢复纳斯达克规定的最低买入价,即如果途牛在180天合规期内,公司ADS股票的收盘价至少连续10个交易日内不低于1美元,纳斯达克就会向途牛提供书面合规确认书,并对此结案。

专家:把握好机遇,途牛就不会倒下

重要投资者离场、2019年大额亏损、CFO离职、濒临退市……陷入重重困局的途牛,能否绝地反击,摆脱股价低于1美元带来的退市危机呢?

易观智库资深分析师姜昕蔚认为,虽然途牛主打的跟团游和出境游都“精准”地踩到了疫情下的旅游业务雷点,但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并转入常态化防控阶段,途牛在国内旅游产品的转化成为机遇。此外,途牛多年来运营的较为高端的客群和客服体系,也是其翻盘的一个基点。如果途牛还能把握好暑期的机会,今年业务不会太难看,途牛也不会倒下。

在姜昕蔚看来,途牛的产品本身并不存在太多雷点,甚至可以说是目前市面上较为精致的。事实上,从在线度假旅游角度切入市场,一度是途牛于在线旅游市场实现赛道超车的法宝。而深耕垂直领域的途牛一度于在线旅游市场份额上与携程并驾齐驱。

但好景不长,长期居高不下的销售和营销费用、运营费用等营业成本,以及逐年下降的净收入增速等,令途牛陷入困境。此外,从2018年起自担成本的线下门店布局,更是加重了途牛的负担,使其原本在开源节流下略有起色的财务压力再度加剧。

上市六年,亏损近60亿,股价自巅峰时跌去96.84%,途牛在2020年迎来了成立以来的一大难关,能否在规定期限内翻盘,尚需时间验证。但途牛与凯撒旅业在5月22日签订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或许会成为途牛“自救”的一个契机。

在途牛与凯撒旅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6天后,即5月28日,凯撒同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凯撒世嘉旅游文化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撒集团”)宣布与京东达成合作意向,京东愿意将其下属公司持有的全部途牛股份转让给凯撒集团。

虽然姜昕蔚并不认为京东和凯撒是拯救途牛最好的选择,但从目前的资本市场反应来看,对途牛而言,“京东+凯撒”的搭档是受肯定的。5月28日晚间美股开盘后,途牛股价受上述消息影响上涨并突破1美元,盘中最高为1.26美元,涨幅达46.51%。截至美股收盘,途牛股价上涨27.91%,报收1.1美元。此后,途牛在6月1日、2日的股价再次跌至1美元以下,但6月3日至6月9日,途牛股价一直稳定在1美元以上。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