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月17家航司破产,疫情冲击下的全球航空劫

在与政府的拉锯中,航空公司需要考虑的是,自己能否接受一些严苛的条件,比如说丧失部分控制权、放弃部分航空市场份额,背负更多债务。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阴霾下,全球出行与旅游市场需求降至冰点,航空企业已经成为破产法院的“常客”。

据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2月份以来,全球共有17家航空公司申请破产或倒闭,范围覆盖全球各大洲。更多的航空公司仍在困境中苦苦挣扎,试图通过节省开支,缩减经营来维持运营。

面对这场影响空前的危机,无论航空巨头,还是中小航空公司,普遍难以自保。5月27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简称“国际航协”)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020年底时,全球航空业债务将高达5500亿美元,比年初增加1200亿美元。据该机构的统计,目前各国政府承诺向航空公司提供的财政援助资金规模已经达到1230亿美元。

国际航协总干事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Alexandre de Juniac)呼吁:“采取大规模救援行动迫在眉睫。”

然而,并非所有航空公司都能等来政府资金支援。即便政府同意伸出援手,也不可能是免费午餐。在与政府的拉锯中,航空公司需要考虑的是,自己能否接受一些严苛的条件,比如说丧失部分控制权、放弃部分航空市场份额,背负更多债务。

全球航空业掀起新一轮破产潮

事实上,在全球经济表现疲软,行业竞争激烈的背景下,2019年全球航空业已经陷入困境,这一年甚至被称为全球航空史上破产速度最快的一年,印度捷特航空、英国托迈库克集团、巴西哥伦比亚航空、法国蓝鹰航空等多家航司宣告破产。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鹅”让航空产业雪上加霜。2月刚开始便有欧洲航空公司走向破产清算。2月11日,意大利第二大航空公司Air Italy决定暂停运营并进行清算。2天后,土耳其航空公司AtlasGlobal暂停运营,申请破产。

不到一个月后,欧洲最大支线航空公司英国Flybe航空公司宣布进入破产接管程序。Flybe早在1月就已经出现严重的财务问题,在向英国政府求援后被拒绝,3月5日在官网正式贴出破产公告,告知乘客所有航班均已停飞。

对于Flybe的破产,首席执行官Mark Anderson感慨道:“英国失去了它最伟大的支线航空资产。”

之后,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欧洲各国纷纷出台限制措施,全球空中交通被按下暂停键,航空业遭受重创,欧洲航空公司被加速推向破产境地。

4月6日,瑞典支线航空公司Braathens Regional Airlines表示,因新冠病毒的传播导致需求急剧下降,公司经营困难不得不申请破产重组。2天后,德国汉莎航空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德国之翼永久关闭。随后,挪威航空公司表示其瑞典和丹麦的四家子公司已申请破产。4月22日,德国支线航空公司Luftfahrtgesellschaft Walter宣布申请破产。

破产潮迅速蔓延,连之前盈利能力领先的美国航空公司也开始申请破产。

3月中旬,美国支线航空公司Trans States Airlines 宣布4月1日开始暂停运营,成为美国第一家在冠状病毒危机中暂停运营的航空公司。该航空公司以联合快递(United Express)品牌运营,是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的子公司。据报道,Trans States Airlines计划在2020年底前关闭,并与美国联合航空公司旗下的另一家支线航空公司ExpressJet Airlines合并运营。

几天后,Trans States Airlines的子公司 Compass Airlines,一家为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和达美航空公司服务的支线航空公司也宣布将停止运营。3月24日,迈阿密国际航空公司,一家包机航空公司,申请破产。4月5日,阿拉斯加州最大支线航空公司RavnAir Group申请破产保护,等待美国财政部的援助决定。

在拉美地区,无论行业龙头还是国有航空公司都相继陷入困境。5月10日,拉美第二大航空公司哥伦比亚航空(Avianca)申请破产。哥伦比亚航空表示,公司没有能力支付到期债券,向哥伦比亚政府申请援助遭到拒绝。5月21日,厄瓜多尔TAME国家航空公司宣布已进入清算阶段。

5月26日,拉丁美洲最大航空公司拉塔姆航空公司(LATAM Airlines Group S.A.)紧随竞争对手哥伦比亚航空在纽约申请破产保护。拉塔姆称,数周以来一直与巴西政府谈判寻求3.67亿美元的援助,结果尚未可知,而智利政府已经拒绝援助。最终,拉塔姆的股东决定提供9亿美元资金支持公司进入破产重组程序。

拉塔姆首席执行官Roberto Alvo 表示:“我们已经采取了一系列艰难的措施来减轻这次前所未有的行业中断危机,但最终破产保护成为了最佳选择。” 就这样,拉塔姆航空成为了迄今为止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寻求破产重组的最大航空公司。

全球市场如此惨烈,亚太地区又怎能独善其身?4月21日,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申请破产托管,这使得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成为亚太地区疫情冲击下的最大受害者。维珍澳大利亚此前向澳洲政府申请14亿澳元贷款遭到拒绝。维珍集团创始人、英国亿万富豪理查德·布兰森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说到:“这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具挑战性的时刻。”

4月22日,毛里求斯国家航空公司毛里求斯航空,南印度洋地区主要航空公司之一,发表声明说该公司已进入具有破产保护性质的自愿托管程序。5月27日,泰国中央破产法院受理了泰国国际航空公司申请破产重组案件。

政府财政援助资金已超过1200亿美元

面对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很多航空公司开始节省开支,降低营业成本,暂停部分业务。但显然,许多航空公司在此次公共卫生事件危机中无法自救。

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邹建军近日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分析称,从各家航空公司现金流监测数据来看,大部分的航空公司只可以维持2-4个月。如果政府没有救助措施,航空公司可能在近一两个月会进入申请或者是宣告破产保护的高峰期。

国际航协发布的报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航空旅行的影响将持续多年,至少在2023年之前,客运量不会回到危机前的水平。

为了拯救航空企业,各国政府纷纷伸出援手。3月份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了规模为7.15亿澳元的航空业救济一揽子措施,涉及退费和免除航空燃油费、国内运营的航空服务费以及国内和地区安全费等费用。

美国财政部在4月14日与美国主要航空企业达成了总计250亿美元的有条件联邦政府援助,该协议下航空公司只需要偿还赠款的30%。除此之外,如果航空公司无法得到私人融资,还可以获得250亿的贷款。

据记者梳理,美国航空集团获得58亿美元的赠款和贷款,并申请了另一笔47.5亿美元的贷款。美国联合航空获得50亿美元的赠款和贷款并已申请了另一笔45亿美元的贷款;达美航空获得54亿美元支持,包括38亿美元补贴和16亿美元贷款,并有资格再获得46亿美元的贷款。

法航荷航集团也在4月宣布获得了总计70亿欧元(约76亿美元)的国家支持贷款。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5月底,全球航空公司共计已经获得超过1200亿美元的政府财政援助。

援助并非免费午餐,航空公司左右为难

当然,1200亿美元的巨额援助不可能是免费午餐。

作为接受援助的条件,美国航空公司必须限制高管薪酬、不得使用援助款项回购股票、不能裁员。此外,美国航空公司需要对其中一部分资金提供认股权证,政府可按固定价格将其转换为股票。

法航荷航集团获得政府援助同样有附加条件。该集团与法国和荷兰政府签订的协议涉及经济、财务和环境方面的承诺,其中环境方面的承诺是2024年国内碳排放量比2019年减少一半。

德国政府和汉莎航空(Lufthansa)达成90亿欧元(约98亿美元)的财政救助协议条件似乎更为苛刻。该救助协议下,德国政府将获得汉莎航空20%的公司股份,并有权在收购的情况下将其持股比例提高到25%加一股。德国政府还将任命两个独立专家作为监事,其中一位将成为审计委员会的成员。同时,汉莎管理委员会成员和管理层将被限薪,未来股息支付也可能会受到限制。

在业绩方面,联邦政府要求汉莎航空2020年和2021年收益率达到4%,到2027年达到9.5%。如果业绩不达标,联邦政府有权最早在2024年和2026年将部分股权资本分别转换为5%的股本。

据当地报道,欧盟提出要求汉莎航空放弃法兰克福和慕尼黑机场的升降份额。这两个机场的起飞和降落占了汉莎航空的三分之二,显然是难以承受的代价。当地时间5月27日,汉莎航空监事会已经明确表示拒绝这一附加条件。

至此,这个9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变成了汉莎航空、德国政府和欧盟之间的一场拉锯战。结果如何仍然有待观察。

“只有拥有雄厚现金储备和良好管理,或得到政府支持的航空公司,才能在这场危机中生存下来。航空公司需要尽可能削减成本以减少损失。” 航空业咨询公司JLS总监约翰·斯特里克兰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面对全球经济大衰退和疫情发展的不确定,航空业何时才能走出低谷仍旧是个未知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