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大航收购谈判进行中,濒临倒闭的维珍澳洲航空有救了?

航空透视 Andy Xiong 2020-04-23 09:48

据外媒称,十余家公司正在与维珍澳洲现有股东接洽,有意收购挽救此时即将进入破产清算的维珍。

随着疫情的持续,全球航空业的巨变大幕已悄然开始。澳大利亚仅次于澳洲航空的维珍澳洲不久前终于熬不住了,由于未能争取到澳洲政府14亿澳元的短期贷款援助,该公司正式进入了自愿托管程序。

如果重组失败,即意味着在疫情中,第一个倒闭的亚太航司可能就此诞生。

据外媒称,十余家公司正在与维珍澳洲现有股东接洽,有意收购挽救此时即将进入破产清算的维珍,这将是维珍澳洲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一步。据称,中国三大航均在接洽之列。

这个消息在国内民航圈内吸引了大家的兴趣,中国出手拯救澳洲航空业的声浪此起彼伏。很多人认为现在是个抄底澳洲航司,践行“走出去”战略,打造民航国际化的好机会,希望以下的一点分析,能帮助大家有个更全面的认识。

维珍澳洲到底谁说了算?

一般来说,一个航空公司的股权是相对简单的,我们所熟知的几乎全球知名的航司都是一至两家大股东绝对持股(持股份额51%),但维珍澳洲自2017年以来却是在一个非常尴尬的“五龙治水”的局面。

股权集中度非常低,各家股东之间基本保持着相对均衡的态势。换句话说,这家航司从股东层面,没有一个真正做主的公司。而且各股东之间的利益关系其实也是各怀鬼胎。

五大现有股东有心无力

  • 维珍集团

作为该航司的创立者,维珍集团经过数次股权交易,目前仅持有维珍澳洲10%的股份。集团的主要工作是让刚刚获得英国政府援助的维珍大西洋(持股51%)度过这次的疫情难关。维珍创始人甚至现在正在出售自己在加勒比海岛的度假房产来支持其运营。

由此看,虽然维珍澳洲自己还是坚持宣称其属于维珍大家庭,但其实远近亲疏的关系,让维珍集团早已无暇顾及这家远在澳洲的小老弟。

可能是顾及品牌效应,目前维珍澳洲对维珍集团来说,最大的利润来源甚至是品牌授权使用费。

  • 阿提哈迪航空

目前中东三大航之一的阿提哈德航空目前持有维珍21%的股权,当时入股维珍的考虑,其实是希望借助维珍在澳洲的航线网络,充分打造阿布扎比的袋鼠航线(欧洲-澳洲)的中转作用。

  • 新加坡航空

新加坡航空算是五家大股东中最晚入股维珍,其目的可能是想跟阿提哈德同样的战略考虑,但实际上,维珍目前并没有澳洲直飞新加坡的航线。入股后,更是经历了连年的亏损,甚至直接影响了新航自己的财务表现。

去年,新加坡航空在维珍澳洲的投资更是共计亏损一亿一千六百万新币。

目前,新航与阿提哈德同样也在遭受大量停飞,裁员的考验,再拿出资金就救维珍,更显得捉襟见肘。

  • 海南航空

海航是2016年在当时那波猛烈的海外投资潮中入股了维珍,当时的用意也非常明显。在香港成立的港航可以与维珍澳洲充分配合,打造澳洲与东亚市场的无缝衔接,提高双方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但目前看,这个计划事与愿违,如今港航的处境并不比维珍澳洲强多少,海航的情况大家更是心知肚明。

  • 中国南山集团

这家投资维珍的路子略显神秘。2016年5月31日,海航集团以1.59亿澳币购入维珍澳洲13%的股权,南山集团则紧随其后,在6月10日以2.3亿澳币从新西兰航空手上购入维珍澳洲20%的股权。

南山集团在当时可能也是对航空业的信心十足,毕竟彼时自己也是青岛航空的持有人,再加上海航的进驻,颇有点跟投的意味。但很难看出青岛航空与维珍航空之间有什么战略关联。

在去年底南山集团全面退出青岛航空后(现在回头看,真是幸运),这个股东对航空业的投资估计早已暗自流泪。

总的来看,五家现有股东,虽然有四家都是航空主业,但现在谁都难以再拿出真金白银来拯救这家澳洲第二大航司了。如果从股权看,两家中国公司持股了超过40%的维珍股票,原来中国自己的公司才是这家公司最大的利益攸关方。

从某种程度上,维珍甚至有可能成为疫情以来,第一家倒闭的“中国血统的航空公司”。

澳洲联邦政府为何不出手相救?

其实在目前的境地下,各航司所在国都在积极资助所在国的航空公司渡过难关,为何此刻,澳洲要反其道而行之?对维珍澳洲的处境视而不见?

这一点,其实看了上述维珍澳洲的股权结构就很容易明白。澳洲政府也在媒体上给了非常清晰的回应:“我们不能用澳洲纳税人的钱来援助一家全是外国股东的航空公司”,这不符合澳洲政府的利益。澳洲媒体甚至毫不吝啬的表示对政府决定的支持,称其为“非常明智”的决定。

其实从政府的角度,能够支持其援助的理由只有保住维珍所雇佣的近万澳洲员工的工作岗位,以及力图维持澳洲航空市场两强竞争的市场格局,避免澳洲航空一航独大而导致的垄断。但在利弊分析后,维珍澳洲显然没能说动政府的资源。因此,从侧面也可以看到澳洲政府其实对这家航空的实际态度。

退一万步讲,即使这家航司倒闭,鉴于目前澳航相对稳定的财务状况和疫情应对,澳洲的本土航空业并不会因此遭受到过于严重的打击,从公共交通服务的角度,也不足以迫使政府作出援助的选择。

为什么要谨慎看待收购维珍澳洲?

  • 政府态度: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

前面提到的政府对于这次援助的拒绝态度,我觉得可以算作是第一个因素。一家航空公司无法得到本地政府的有效支持,即使公司在这次重组中得以继续经营,如果仍然是海外投资实体,相信澳洲政府对于这家航司的态度并不会发生任何根本性的改变。

  • 维珍澳洲的问题根源在于激进的投资策略,而并非疫情影响

疫情下,资产价格大跌,在这种系统性风险爆发中,确实有很多优良的资产出现抄底机会。但维珍澳洲其实并不属于这一类。也许是因为五龙治水导致很多对管理层的无效监管,也许是公司本身的战略问题,总之,不争的事实是:维珍澳洲其实已经连续亏损7年之久。

财务状况不佳,自己又在不断扩张,致使维珍的现金流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这样激进的策略其实早已埋下隐患。只不过因为疫情的到来,而促使财务风险过早的暴露。

从某个角度看,维珍的问题是否也看到了曾经海航的影子。

  • 股权结构复杂,并不利于收购方未来的控制

目前,资金是维珍澳洲面临的最大问题。此刻新的投资者入场,很可能是以购买新发行股份的方式向公司注资,与此同时稀释原有股东的股权。相较现在的“五龙治水”态势,未来的重组很可能就将股东的关系更为复杂。

如果东航或者南航入股维珍,还要考虑现有与澳洲航空的合作关系是否继续维持。面对这样一个复杂的状况,管理团队如何调整,各方的利益如何平衡都将是未来的巨大挑战。

作为一个已经连续亏损7年的公司,虽然资源托管程序能够免除公司面临的一部分债务,但本身资不抵债的状况,收购方未来的经营压力可想而知。如果没有长远的战略规划,只是想借机“抄底”,很可能新的收购方同样会步入新航等现有五位股东的相同境遇。

一点思考

其实看到中国航司正在与维珍洽谈收购的消息,笔者心中还有一丝惊讶。至少说明国内这三大航的经营压力比起海外的这些同行来说,情况还是好很多的。但由于我们三大航国有的性质,此刻投资这样一家公司,笔者认为即使价格合理,也应该更加慎重。

虽然澳洲第二大航司的规模和航线网络确实诱人,民航局在今年的工作重点中也提出鼓励有实力的航空公司积极开展“海外并购”。突破航权的限制。这个思路是值得鼓励的,尤其疫情下也突显了很多难得的机遇。

但具体在维珍澳洲这个案例来分析,缺乏本地政府支持、复杂的现有股权、连年的亏损和激进的财务风格,或多或少暴露了该公司很多潜在的风险。选择这样一家公司是否合适,真的需要三思而后行。

写这篇文章时,维珍航空宣布在4月30日将召开债权人会议正式开始商议债务重组方案,未来的发展让我们一同拭目以待吧。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