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珍澳洲进入自愿托管,政府为何不救助澳洲第二大航空公司?

在疫情之后,维珍澳洲可能转型为一家规模缩小,初期专注于较为盈利的国内市场的低成本航空公司。

继上周维珍澳洲股票暂停交易之后,今晨,维珍澳洲宣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旅行需求急剧下降和自身高负债的经营状况,公司将进入自愿托管程序,已指定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德勤为托管人对资产进行重组,希望能度过难关。年初以来,维珍澳洲深受新冠疫情的打击,从3月底开始,国际航班全部停航,国内停航比例也超过了60%。

澳洲维珍2000年成立,最初以低成本航空商业模式在澳大利亚运营,初期名称为“维珍蓝(Virgin Blue)”。在澳洲第二大的安捷航空(Ansett)于9/11事件引发的经济危机中倒闭之后,维珍蓝快速占领了澳洲30%的市场份额,成为仅次于澳航(Qantas)的第二大航司。2011年维珍蓝转型为全服务航空公司,改名为维珍澳洲(Virgin Australia),现拥有超130架飞机,航点覆盖超41个国内外主要城市。虽然在近十年,维珍澳洲有8年均处于亏损状态,但该公司每年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达110亿澳元,为近16万人提供了就业岗位。且维珍澳洲多年来都是维持澳大利亚航空市场竞争平衡的重要一员,其与澳航的竞争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消费者的利益。有航空分析师曾提出若澳大利亚的航空市场被澳航垄断,平均票价会提高10%-20%。

面对疫情的沉重打击,维珍澳洲多次向政府提请经济援助,要求政府提供14亿澳元的贷款,但政府一直未予通过。近日内,维珍澳洲再次向政府申请2亿澳元紧急拨款以维持两周运营,在此期间,维珍澳洲继续与潜在投资者协商注资,寻求解决方案。但政府再次拒绝了维珍澳洲的申请,随即,维珍澳洲宣布进入自愿托管程序。

既然维珍澳洲对于澳大利亚做出了如此重要的贡献,在其遭遇重击时,澳大利亚政府又为何不予以援助,而任其走向托管呢?

首先,澳洲政府认为针对个别航司的救助有失市场公平。澳大利亚财政部长MathiasCormann表示,“14亿澳元是一笔巨大的数额,政府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在支配纳税人的钱,我们要确保这些决定是基于原则的、有正当理由的正确的决定”,同时他否定了政府入股的可能性,并表示,“若政府救助维珍澳洲,日后将成为政府救助大企业的一个不恰当的先例”,对于维珍澳洲,政府倾向于市场化的解决方案。尽管澳洲政府曾明确表示过,澳大利亚的航空市场需要两个大型航空公司,但同时政府却从未表示其中一家一定是维珍澳洲,在自由市场的背景下,即使澳洲维珍垮掉了,政府相信会有其他航空公司进入市场,逐步成长为有能力与澳洲航空竞争的航司。

其次,澳洲政府并不情愿因支持维珍澳洲,让背后的国外资本受益。目前维珍澳洲的股东大部分都是国外的资本,其中包括阿提哈德航空公司(占股20.94%)、新加坡航空公司(20.09%)、南山集团(19.98%)和海航集团(19.82%),其创始股东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占股10.42%,剩下的股份为其他投资者所有。目前的形势下,身为主要股东的各财团也处于困难之中,并无余力顾及维珍澳洲。财政部长Mathias Cormann公开表示,“尽管维珍澳洲是一家非常优秀的航司,在澳洲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现在对于它的员工、供应商和其他航空领域的相关方,都是非常困难的时期,但是政府不会掏钱去帮助这家由国外实力强大的五大股东掌握90%以上股份的公司。”

第三个原因是,澳洲政府不得不考虑行业其他航司的意见。在维珍澳洲向政府请求援助时,澳洲航空不断向媒体表示,任何援助都应该是对于整个行业的,并且应该是与公司规模成比例的,这样的援助才是公平且合理的。若澳州政府按照公司规模为全行业提供援助,为维珍澳洲发放14亿澳元的援助,将应为四倍规模的澳洲航空发放56亿澳元的援助,再加上其他航司,将使得政府财务不堪重负。财务状况相对稳健的澳洲航空首席执行官Alan Joyce也多次建议政府,尊重“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无须照顾因自身经营不善而走向失败的公司。

虽然维珍澳洲未拿到政府援助而走向了自愿托管的境地,但自愿托管只是委托专业第三方进行管理,并不是破产清算,也并不意味着航司就此结束了生命,托管期间维珍澳洲仍将会保持运营。维珍澳洲在提交澳洲证券交易所(ASX)的声明中表示,通过托管程序,将会对公司的资产进行重整,提升应对疫情危机的能力。

维珍澳洲首席执行官Paul Scurrah表示,“目前有至少10家潜在的投资者在观望事件的进展“,其中包括澳大利亚的私营企业BGH,以及另一个涉及阿提哈德航空的财团,相传甚至包括中国的国有航空公司。澳大利亚的地方政府——昆士兰政府与新南威尔士政府也在积极争取以一定救助条件为前提为维珍澳洲提供资金支持:昆士兰政府表示,若联邦政府许可,将提供2亿澳元给澳洲维珍,作为条件,澳洲维珍的总部必须留在昆士兰,以稳定当地的就业;新南威尔士政府则声称,若维珍澳洲将总部从昆士兰的布里斯班搬至悉尼,将为其提供一定的财务援助。

有报道称,托管下的资产重组可能使得维珍澳洲褪去目前的外资所有权色彩,在疫情之后,维珍澳洲可能转型为一家规模缩小,初期专注于较为盈利的国内市场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某政府人士表示,“这种情况下,进入自愿托管程序目前来说是最好的选择,维珍澳洲还能够继续以澳航竞争者身份存在,并且政府不用为此花费一分钱。”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