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三大航司被疫情逼至绝境,逾千架飞机、十万个就业岗位或付之一炬

腾讯证券 德鲁 2020-04-21 13:47

美国航空公司到2021年前都将面临着出行需求低迷和收入波动的黯淡前景。

随着全球经济从公共卫生灾难的严重损害过渡到潜在的长期衰退风险之中,美国航空公司到2021年前都将面临着出行需求低迷和收入波动的黯淡前景。

对于美国的“三大航司”来说,这已经是一段坎坷的旅程,而当数十亿美元的政府援助结束时,他们在今年秋天面临的局面可能会变得更糟。根据一位分析师的计算,整个美国航空行业此次可能会失去多达10.5万个工作岗位。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指南,接受疫情救助的航空公司必须同意一些条件,包括限制高管薪酬、禁止回购股票和派息,以及在9月底前不得削减员工薪酬或裁员。但他们均已警告员工称,“削减(成本)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当下人们普遍认为,各大航司2020年的营收可能会萎缩到多年来未曾见过的水平。

Cowen&Co.指出,(行业)恢复可能是一个长期的事情,该公司不久前预测机票销售可能要到2025年才会反弹到大流行前的水平。

美联航首席执行官奥斯卡·穆尼奥斯(Oscar Munoz)和总裁斯科特·柯比(Scott Kirby)在4月15日的员工备忘录中写道:“充满挑战的经济前景意味着,我们将面临一些艰难的决定,因为我们计划让公司和整体员工队伍较现在更小。”

由于无法在获得支付工资的补助金的同时削减工作岗位或员工工资,航空公司将在很大程度上像往常一样为夏季高峰期配备工作人员,即使在旅客减少了数百万人的情况下也是如此。但到了秋天,事情对于航司雇员来说可能会变得“丑陋”。达美航空首席财务官保罗·雅各布森(Paul Jacobson)上个月告诉员工:“我们的(员工)规模将变小,肯定比(疫情)刚开始的时候要小得多。”

哀嚎遍野

对于这个去年刚刚打破客运量纪录的行业来说,命运的转变令人震惊。根据彭博社汇编的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数据,美国上周日均乘客数量下降了96%,至95531人,而去年同期为239万人。

如此疲软的需求意味着,未来几个月任何不足够强劲的反弹都将促使航空公司裁员、抛弃旧飞机并削减更多工资,这反过来可能会说服更多员工离开。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至少有8.7万名员工、超过三大航空公司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自愿请假、提前退休或减少工作时间。

据行业游说团体美国航空协会(Airlines for America)指出,航空公司面临“飞行史上最严重的现金危机”,预订收入同比下降103%。该组织表示,美国国内航班平均只有10名乘客,而国际航班平均也只有24名乘客。

“我们可能会看到航空公司退役800至1000架飞机,这可能导致航空公司裁员9.5万至10.5万人。”

其中,美国西南航空已经告诉工会领导,“如果不能达成进一步削减劳动力成本的协议,且客运量不能恢复到更正常的水平,该公司可能会在今年秋天裁减其6万名员工中的一部分”。

美国空乘协会(Association of Flight Attendants-CWA)主席萨拉·纳尔逊(Sara Nelson)表示,政府救助为员工和工会赢得了时间,让他们有时间制定减轻财务困难的方法,包括提前退休和其他离职计划。该协会代表了包括美联航和阿拉斯加航空在内的19家航空公司的近5万名空乘人员。

航空业工会及其盟友还在推动国会修改救助立法,以便十几家大型航空公司可以保留美国财政部目前预计将得到偿还的约60亿美元救助款。

航空顾问、夏威夷控股公司(Hawaian Holdings Inc.)董事威廉·斯韦尔巴(William Swell Bar)表示,今年夏天机票销售的复苏速度将决定有多少航空公司的工作岗位面临风险,同时也决定着航空公司的资金流动性在与债务负担水平。

美联航公布巨额亏损

美联航周一公布,公司第一季度亏损21亿美元,这是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亏损,因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将旅行需求推低至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航空公司表示,自己已经申请了至多45亿美元的政府贷款。除此之外,它还预计将获得约50亿美元的联邦工资拨款和贷款,以度过危机。

尽管以上只是初步数据,但美联航是第一家详细说明新冠病毒对今年前三个月业绩影响的美国航空公司。

众所周知,新冠疫情的大流量以及阻止其传播的严厉措施已经严重破坏了航空旅行需求,并促使航空公司削减了大部分航班。包括美联航在内的航空公司预计乘客出行需求不会迅速好转,这突显出尽管关于何时重新开放经济存在争议,但消费者并不打算在短期或中期内集体重返航空旅行的矛盾。

美联航称,公司第一季营收较上年同期下降17%,至80亿美元。在剔除特别费用后,该季度亏损约10亿美元,该公司股价在早盘交易中一度下跌超过7%。

空中楼阁

虽然航空公司预计今年夏天购买廉价机票的休闲旅行者人数会有所增加,但通常消费更高的出差旅行者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回到正常需求。因为在新冠疫情仍在广泛传播的情况下,企业不愿承担员工飞行出差途中的风险。此外,许多公司已经学会了通过视频会议来运作,这显然比预定航司的商务舱座位要便宜得多。

“我们离线的时间越长,越来越多人会怀抱ZOOM(在线云视频会议服务),商务旅行需求回归的速度就会越慢。”斯韦尔巴说。

此外,捷蓝航空公司董事、精神航空公司前首席执行长巴尔丹扎(Ben Baldanza)说:“那些选择重新开始飞行的人也将不会乘坐长途国际航班。人们会更容易接受从达拉斯坐短途航班去洛杉矶,但不会接受去中东、亚洲或欧洲(的长途航线)。”

咨询公司ICF的航空集团负责人塞缪尔·恩格尔(Samuel Engel)表示,航空业通常需要三、四年的时间才能完全从业务中断中恢复过来。他认为,经济低迷往往会加速已经在进行的趋势,比如关闭一些冷门航线,以及近期对大型飞机需求的下降。

“在过去的几年里,你已经看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早航班和晚航班,以及更多飞往亚洲二级城市的细长航线。这些业务恐怕都会‘被回调’,直到经济周期相当晚的时候才会重新出现。”

即将到来的行业回调还将包括改造机队和淘汰运营、维护成本更高的老式飞机。比如 ,美国航空公司已经加快了其最老的51架波音757和767的退役速度,并将对其20架Embraer SA E190和一些50座支线喷气式飞机采取同样的做法。此外,该公司还在权衡是否让其最老的波音737飞机退役。

达美航空正在评估是否加快其最老的波音MD80和MD90飞机的退役速度,美联航则表示,其最老的波音757和767也可能提前永久停飞。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