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疫情下被体育影响最深的独角兽,Airbnb能挺过去吗?

懒熊体育 辛晓彤 2020-04-20 08:24

Airbnb曾经是美国估值第二高的超级独角兽,并且已经实现盈利,但它在2020年却“时运不济”。

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的那一刻,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可能会感到心脏抽搐一下。这位Airbnb联合创始人和CEO把今年公司IPO的重注都压在了东京奥运会上。虽然是最晚加入的国际奥委会(IOC)顶级赞助商,Airbnb无疑受奥运延期影响最深,不仅IPO变得渺茫,甚至整个公司运营都陷入了困境。

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Airbnb在近期投资人会议中表示,2020年营收将比年初的预期下降54%。之前《华尔街日报》预测,2020年上半年Airbnb损失将达到10亿美元。

这也解释了这家公司为什么以近乎“高利贷”的形式从私募股权公司银湖资本(Silver Lake)和 Sixth Street Partners 处筹集了10亿美元,年息达到11%-12%。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Airbnb向投资者提供了可以转换为股票的认股权证,公司估值为180亿美元,这比其前一周的报道里公司内部估值260亿美元又下降了31%。2017年Airbnb最后一次估值为310亿美元,现在已经缩水超过40%。

Airbnb已经暂停了招聘工作,8亿美元的营销费用也暂时搁置。创始人们决定暂不领工资,公司高管在未来6个月也降薪50%。

路透社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话称,依靠筹集的10亿美元,Airbnb账面上目前还有40亿美元的现金流。此外,Airbnb还有1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尚未使用。至于Airbnb能不能依靠这笔钱熬过现存危机,人们看法不一。

4月17日,the information举办了线上论坛,讨论Airbnb的存活与发展问题。AirDNA分析师 Scott Shatford 持乐观看法,他表示目前Airbnb在海滨和山区的订单量达到了近几年以来的峰值,这是疫情下的反作用力。

不过,金融服务公司Cowen Inc. 的分析师Kevin Kopelman就没那么乐观了,他认为疫情会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受此影响,旅游业肯定也将在未来几年呈下行态势,“公司的钱会烧得更快。”

其实Airbnb对危机并不陌生,它正是创建于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

Airbnb通过为有闲置房屋的房东和外出旅行的房客提供平台,从双方收取服务费。其本身并不持有房产权,目前在191个国家、65000个城市中共有超过300笔房源。Cruchbase数据显示,Airbnb已经累计获得15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高达44亿美元。

作为共享经济的鼻祖之一,Airbnb曾经是美国估值第二高的明星公司,仅次于当时的Uber。它虽然也是在烧钱中成长,但已实现盈利。根据Recode报道,Airbnb在2018年实现了1870万美元的利润。由于其至今尚未公开披露过详细的财务报表,盈利数字的具体金额还不得而知。按照Airbnb的公开说法,公司在2017年也实现了盈利。

Airbnb与奥运会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16年。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里约酒店一房难求。当时的酒店床位总数约为5.54万个(也有报道说只有4万),然而前来观赛的游客高达30万之多。2016年,里约奥组委“吃一堑长一智”,与Airbnb签订合同,后者正式成为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赞助商和“官方(备选)住所提供商”。


Airbnb的里约奥运会订房网页

世界经济论坛的研究发现,里约奥运期间,Airbnb平台提供的额外容量相当于257家酒店,接待了5.5万旅客,为房东带来3000万美元的收入,同时造成约1亿美元的经济影响。

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和残奥会期间,Airbnb为1.5名游客提供住宿,约等于46家酒店,为房东创造了230万美元收入。

2019年9月底,Airbnb宣布将择期在2020年公开上市。同年11月18日,该公司与IOC签订了一份9年协议,涵盖从2020年至2028年所有的夏季和冬季奥运会。根据《金融时报》报道,这份协议价值约5亿美元。Airbnb背靠东京奥运会上市的目的非常明显。


Airbnb成为IOC Top合作伙伴

Airbnb在日本的影响力也已经得到证实。2019年日本橄榄球世界杯期间,当地的Airbnb房东共接待了65万名游客,总共收入7000万美元。就在去年7月,东京奥组委还表示,奥运期间可能仍会缺少1.4万个房间,甚至拿出在游轮上为游客提供住宿的备选方案。

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Airbnb在2020年本该有“光明的未来”——倚靠奥运冲击IPO,顺利敲钟后股价节节攀升,成为当下最红、前景最好的共享经济典范。

但现实情况是,Airbnb估值缩水、盈利暴跌。根据第三方监测公司的AirDNA提供的数据,目前Airbnb的预定量同比下降90%。


根据AirDNA监控的数据,Airbnb目前的订单量急剧下滑。图片来源FT

更重要的是, 为了给IPO铺平道路,Airbnb不惜在2019年按下盈利“休止符”,投入大量资金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9年前三季度 Airbnb总共亏损3.22亿美元,原因是成本急剧攀升。

2019年前三季度,Airbnb在运营、法务、会计和人力资源上的支出大幅增长至1.75亿美元,其中法务支出是大头。除了多场旷日持久的因安全问题引发的官司,2019年WeWork “神话”破灭,Airbnb也受到了波及。

美国资本市场表示“要警惕那些披着科技外衣的伪科技公司,他们从事的是传统业务,只不过是使用了一些移动软件技术,因此没有资格享受科技公司的高估值。”Airbnb也陷入类似质疑,即Airbnb到底是一个科技平台,还是仅仅为房客提供房源“二房东”。许多城市的政府明确限制居民房屋对外短期租赁的时间,Airbnb被指违规运营。

不过,欧盟最高法院在2019年12月19日做出重要裁定,认定Airbnb是一个互联网信息平台,提供“社会信息服务”,而非房地产中介。这算是官方定性,对其他共享经济企业也有广泛影响。

营销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Airbnb在2019年一季度的营销花费3.67亿美元,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58%。这也直接导致其在该季度亏损达到3.06亿美元,同比增长一倍,这还没有算上与IOC合作的5亿美元。

为了解决饱受争议的安全问题,Airbnb在2019年底又公布了最新的安全改善计划,决定斥资1.5亿美元进行安全升级,包括人工核实房源信息的准确性,增设24/7安全热线等,员工的奖金也与安全指标挂钩。《华尔街日报》还指出,Airbnb拿出1亿美元升级了其技术平台。

此外,Airbnb进行了一系列收购,2019年先后收购了酒店预订网站HotleTonight、服务长租商务客户的竞争对手Urbandoor,今年又收购了会议租赁公司Gaest.com。Airbnb的目标是从共享平台向旅游公司转型。

可以看出,在2017和2018年盈利之后,2019年的Airbnb已经在整理内部问题,填补漏洞,同时为未来发展构建雏形。若不是突如其来的全球疫情,Airbnb今年盈利可期。Airbnb的管理层表示,一旦疫情过去,公司将会看到“V字型”复苏。他们告诉投资方,预计2021年公司营收将会超过2019年总营收的15%。

如今,几乎所有民宿都在盼望疫情过去之后旅游业迎来报复性增长。以2003年“非典”为例,2004年中国旅游业以高于预期的速度复苏,表现为对2003年应有的正常增长后再增长,即出现两年正常增长的叠加。然而也有人反驳道,当时的背景正处于经济高速上行期,和目前所处的经济大环境有本质区别。

但无论经济环境如何,至少投资方是信任Airbnb的。银湖资本联席CEO 埃贡·德班(Egon Durban )就十分乐观,“虽然目前的环境对酒店业来说举步维艰,但世界终究不可避免地会复苏。Airbnb的商业模式特别适合经济重新繁荣阶段。”

据路透社报道,银湖资本对Airbnb的估值预期在400-500亿美元,以实现其投资回报。对此,Airbnb并没有做出回应。

但即便是未来可期,也得有“未来”才行。看看Airbnb的同行,孙正义投资的印度连锁酒店OYO已经让数千名员工放无薪假,濒临破产边缘;Booking.com取消了公司的财务预测,大幅削减开支,目前正在接受香港竞争监管调查……众多看似美丽的独角兽纷纷倒在疫情面前。作为受体育产业困境影响最深的独角兽,Airbnb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吧。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