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在日华人:奥运延期,投资的民宿旅游怎么办

澎湃新闻 陈均 2020-04-09 16:06

这本该是民宿业赚得盆满钵满的一年,然而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福冈七个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实施时间持续到5月5日。

很显然,新冠疫情不仅让今年最大的体育盛事2020年东京奥运被迫延期,对于整个日本的负面影响还在持续。

第一时间,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在日工作定居的中国人,他们大多从事旅游、民宿行业,还有公司老板和上班族。在奥运延期的背景下,希望透过他们的视角还原疫情下普通人的生活。

房租一直在支出,资金链会很快断裂

“我来日本20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在东京生活的鲁先生从事签证办理的工作,同时在东京和福冈两地还经营房产中介。

在他看来,旅游旺季加上奥运原本会带来巨大的人流,但现在因为疫情很多相关业务都进入了停摆状态。

“签证方面,日本政府宣布所有的签证办理可以延后3个月,现在一般人不会再来凑这个热闹了,滞留在日本的游客也可以继续停留;自己的生意而言,我们公司大部分都是中国籍的员工,我们对疫情更加敏感,3月27日开始已经全部放假……”

对于东京奥运的延期,虽然只是推迟了一年,不过对于很多期望着依靠东京奥运盈利的中小企业主,依然是一道坎,按照鲁先生的话说:很多人恐怕等不起。

“房租、人工每个月都在发生。在日本,房东不太会给你减免租金,如果规模大一些的店铺,根本顶不住。疫情来的突然,这种变故并不在之前的预期中,现在没有生意,支出的部分一直在支出,资金链很快就会断裂……”

鲁先生拿自己的公司打了个比方,“福冈那边看房量、业务量降了一半,东京这边比起之前减了有80%;现在东京的办公室每月要支付超过60万日元的房租,像我这样的都感到很吃力,更别说一些更加依赖人流的餐饮店了。我一个朋友1月份刚刚在东京开了新店,现在只能让员工轮班,但也根本没有生意。”

类似情况如今在日本已经是普遍现象,为了东京奥运,很多相关行业提前蓄势、先期投入,但疫情的发生和奥运的延期让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骑虎难下的现实。

一些合作民宿减薪达到20%

上海人KIKI两年前来到日本大阪,和多家民宿实体进行合作,进行民宿的资讯和销售工作。

“虽然大阪不像东京那么火爆,但预期中,今年一整年都会是旺季,先是樱花季,然后是奥运,很多客人提前一年都预订了,还有一些媒体记者来预订民宿,一订就是一个月的样子……”

“年前奥运期间的时段已经被订掉了60%(的客房),毕竟这还不是在东京,按照正常情况(没有疫情),之后可以达到90%,其实日本旅游旺季都可以达到这个数据。”听上去,这本该是民宿业赚得盆满钵满的一年,然而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所有预订的房间都退订了,疫情刚刚爆出的时候,就有很多客人退订,对于没有及时退订的客人,我们也主动联系了对方,毕竟你不知道之后情况怎样,奥运是不是会如期举行。我们也要考虑一些客人他们到底从哪里来日本,所以只能全部退订,并且全额退款。”

这种局面带给相关经营者的压力可想而知,KIKI坦言对于日本民宿业是一次灾难性的打击,“很多(为迎接旺季配备的)临时员工都辞退了,至于在职的人员,据我所知,一些合作的民宿减薪达到20%。”

“其实最艰难的是开店的民宿主,前期投入很大,现在很多已经揭不开锅了,有的甚至没有办法坚持下去,只能倒闭、转行。”KIKI因为自己还有其他生意,生活暂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言语间还是流露着些许悲观。

大家都是贷款,指望靠奥运赚回来

和民宿相似,在日本的跨境支付业务也需要海外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的支撑,定居福冈的闫浩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就直言不讳,“线下支付现在几乎没有了,因为游客没了,这块业务也就没了。”

闫浩的公司SmartWe株式会社是一家从事软件互联网服务的IT公司,目前是微信跨境支付在日本的机构服务商,没有了游客,后果可想而知。不过和国内情况相似,线下场景遇到困难时,线上的服务反而得到了刺激。

闫浩介绍,线上主要是通过跨境商城进行消费支付,消费者不用到日本就可以购买商品,再由商家通过物流配送回国内。

“目前线上这部分业务增加了50%左右,还有一些新的商户在接入,之后还会有一个较大增幅。”

当然,受制于当下物流航班的影响,配送成本也在增加,闫浩表示如果物流影响继续加大,线上业务也会出现问题,一切都不能太过乐观。

“航班减少了,每公斤物流的费用就会增加,比疫情之前应该增加了40%到50%,而且现在物流时间上也被拉长,过去几天到一周的物流周期现在可能拉长到一个月。”

作为公司社长,闫浩看得比很多人要远,目前奥运确定延期,闫浩预想中,那些曾经可以借势奥运的业务拓展都只能来年再说了,“因为我是做微信支付的服务商,原本腾讯肯定会针对中国游客推出很多活动,比如支付的大礼包、促销的红包等,对于商家也会有一定的补贴和活动,类似服务会很多。现在奥运延期了,中国游客也过不来了,这些只能先放一放了。”

闫浩说奥运延期符合广大日本民众的诉求,但和其他几位受访者一样,他认为那些和奥运直接产生联系的商家现在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缘。

“对于涉及到奥运周边(产品和服务)的企业主,影响太大了,很多都是从银行贷款扩大生产,指望着靠奥运会赚回来,现在怎么办呢?如今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说明情况更严峻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