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延期,日本酒店业将遭受怎样的冲击?

华丽志 蒋晶津 2020-04-02 12:05

自中国于1月27日开始取消和禁止旅行团出游,日本的入境游客数量就大幅下滑。

3月25日,日本政府与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以下简称 IOC)宣布,延迟2020东京奥运会至2021年夏季举办,依旧命名为“2020东京奥运会”。

市场观察者原希望,2020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举行,可以抵消2019年10月上调消费税给日本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且经济效益将覆盖从建筑到服务的多个行业。

伴随新冠疫情在日本的进一步蔓延,日本政府开始就奥运会是否按时举办展开讨论。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3月指出,如果东京奥运会没有按时举行,2020年,日本的入境游客和本土消费损失约为5500亿日元。

2020东京奥运会对日本经济增长助推的预期,主要基于此前主办国的增长数据。目前,日本绝大部分的奥运会基础建设已经完成。日本政府2019年底的财政审核数据显示,在奥运会相关的基础设施项目上,开支已超1万亿日元。

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永滨利广指出,基于此前的数据,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预计能为日本贡献1.7万亿日元的GDP。推迟一年举办的话,该经济效益将顺移至2021年。

关西大学的名誉教授宫本胜浩指出,考虑到比赛场馆等设施的维护和修理费用、参赛团队的参赛准备费等,奥运会延期一年举办,预计对日本经济造成6400亿日元的损失。

旅游和酒店行业

年初至今新冠病毒肺炎的爆发,让日本的酒店和旅游行业将业绩增长的希望放在奥运会上,但如今奥运会的推迟,让这两个行业雪上加霜。

自中国于1月27日开始取消和禁止旅行团出游,日本的入境游客数量就大幅下滑。日本国家旅游局(JNTO)数据显示,2月,海外游客达到数量同比下滑58%至108万人。截止到目前,日本实行的入境限制要求对来自中国、韩国、美国、伊朗和欧洲的外籍人士进行隔离检疫。

日本国土交通省3月24日统计了47家旅游公司的数据显示,3月的预订同比下滑74%。日本第二大旅游机构 KNT-CT Holdings 3月24日表示,预计截止到2021年3月31日的财年,净亏损为98.9亿日元,此前的预期为净利润20亿日元。

KNT-CT Holdings 旗下的旅行机构 JTB Corp、KNT Co. 均是2020东京奥运会的官方合作伙伴,提供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官方观赛游。这两家公司连同 Tobu Top Tours 一起,自2019年7月开始对外提供该出行套餐。3月25日宣布延期举办后,三家公司立刻叫停了观赛游服务。已经预订的顾客,将随后逐个联系商讨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航空和铁路的需求也将长期下滑。今年3月,日本航空公司国际线预订量同比下滑60%,国内线预订量同比下滑45%。

日本国土交通省3月24日公布的97家酒店企业的调查报告显示,3~4月的客房预订数,较去年同期同比下滑90%。有业内人士指出,“有的同行可能熬不到一年后”。

东京都酒店旅馆生活卫生同业组合指出,奥组委已为参会者预订了多数房间,且已完成支付。据悉,奥运会期间,东京奥组委共计预订了4.6万间客房。其中,帝国酒店、京王广场饭店的数百间客房均已被预订,但如果因奥运会延期之故退房,需返还已支付的房费。

  • 帝国酒店

帝国酒店(Imperial Hotel)在3月23日指出,公司有“大量”订单来自奥组委,目前暂未计算奥运会延期举办的经济损失。

上周,帝国酒店表示,下调截止至2021年3月31日的财年,全年净利润预期至23.1亿日元,同比下滑37%。帝国酒店在东京、大阪都有业务,通常,海外游客占到酒店入住顾客的一半。今年三月,酒店的入住率不到50%,去年同期的入住率为80%。

就在宣布奥运会延期一年举办一天后,帝国酒店已着手安排,重新对外开放在7~9月为奥组委预留的数百间客房。

  • 大仓酒店

东京的大仓酒店(Hotel Okura),奥运会期间所有的订单均来自 IOC。2019年9月,历经4年的拆除和重建工作,大仓酒店开始重新营业。据悉,拆除重建共计投资约1100亿日元(约合10亿美元)。除了重新改建的两座大楼,大仓酒店还有一栋老式酒店建筑“ South Wing ”以及一间酒店创始人收藏品博物馆。

  • 西武集团

在奥运会筹备阶段,酒店业务是日本铁路巨头 Seibu Holdings(西武集团)股价增长的“蜜糖”,但接连受到新冠病毒肺炎、奥运会延迟的冲击,该业务已成为集团的“砒霜”。2月,西武集团的股价达到峰值,至今已下滑近30%,跌幅远大于竞争对手东急集团(Tokyu)和东武铁道(Tobu Railway)。分析师指出,主要因为截止到2021年3月,在奥运会助推下业绩复苏的“希望落空”。

西武集团共计运营有76家酒店,大部分归属于王子酒店(Prince Hotels)品牌。整体来说,酒店业务为集团贡献了40%的销售额,远高于同行的10%。

今年2月初,西武集团发布预警,称疫情给当前财年的经营利润带来约4亿日元的负面影响,但当时的统计结果仅考虑到中国游客数量下滑的影响。目前来看,疫情已在全球爆发,给西武集团造成的伤害应远高于这一数字。

许多分析师将西武集团的平均客房收入(revenue per available room)当作日本整个酒店行业的通常指标,2月,西武集团的平均客房收入下滑20~30%,三月份进一步下滑。小田急电铁(Odakyu Electric Railway)上周表示,2月,Hyatt Regency Tokyo 的销售额同比下滑31%。

西武集团原计划以门市价(rack rate)向奥组委提供东京地区的客房。Okasan Securities 的 Shinichi Yamazaki 指出:“给奥组委的价格高于平时(一般是门市价的60~70%),奥运期间的入住率还是100%。”

此外,西武集团的铁道业务也因远程办公、大众减少出门受到冲击。娱乐业务也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主题公园的暂停营业、棒球季的延迟等。西武集团在夏威夷的度假酒店也因美国的入境限制,受到了冲击。

  • 中小型酒店及旅舍

东京东部的小型经济型旅馆 Hotel Toka 的经营者 Kanako Takahashi 表示,奥运会延期是个坏消息,“完全看不到一丝希望”,据她预计,自己的旅馆将继续面临又一个长达六个月的“浩劫”。她的旅馆有13个房间,其中多数的预订都是从7月底开始的,单张床3万日元/晚,是平时房价的5倍。“现在,100%都会退订。”

由于距离东京迪士尼仅半个小时路程,很多去往该主题乐园的游客会选择 Hotel Toka,但由于2月29日起,东京迪士尼因疫情原因暂停营业,该旅馆已经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三月,基本上所有预订了几晚的家庭游客,都取消了订单,4月的订单也取消了不少,我们经营这家旅社20多年了,现在要想办法熬过去。”

日本城市酒店协会(Japan City Hotel Association)表示,如果疫情延续到夏天,再加上政府不出台政策,今年有一大批的酒店会破产。该协会聚集了200多家中等规模的商务酒店。协会总裁 Tsuguyoshi Shimizu 指出:“因为相信国家要大力发展旅游业,我们建造和扩张了酒店,但现在大众拒绝出门,我们首当其冲。”

日本旅游机构数据显示,2017年,国际和本土游客为日本创造了470万个工作岗位,贡献了日本5%的GDP。近期,一家企业研究公司指出,12家酒店业公司,包括一家邮轮运营商,受到疫情影响已经开始走破产流程,这些公司主要集中在西日本。位于日本西部的古都京都,海外游客的减少正威胁着众多传统日本旅舍(Ryokan),通常,樱花盛开的春季,是旅舍最为繁忙的一段时间。

JPMorgan Securities Japan 的 Ryota Himeno 指出,日本的酒店行业“已经面临供过于求的结构性问题,所以很难看到底在哪里。4月和5月的下滑可能更加严重。”

JNTO 执行副总裁 Tadashi Kaneko 预计,奥运会延期将进一步对旅游业造成负面影响,更多的酒店和旅游订单将被取消。

目前,日本的酒店和旅游机构所面临的主要担忧在于:如何面对订单取消的成本?旅游机构 JTB 正在考虑是退款,还是为那些买了奥运会门票旅行包的顾客重新安排出行日程。

瑞穗综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高级经济学家 Takayuki Miyajima 指出:“政府可能会要求公司主动提供这些选择,但更现实的做法是让他们自己决定”,因为难以判断游客是否单纯因奥运会延期而取消预订。他还指出,日本政府可以借鉴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采取的措施,通过提供补贴来吸引游客。日本政府原希望今年的入境游客总数达3400万人。

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夏天,还将与其它大型运动活动撞期,例如福冈的世界游泳锦标赛、美国俄勒冈州的世界田径锦标赛等。IOC 或牵头与其它体育组织进行协商。

3月30日,国际奥委会(IOC)、国际残奥会(IPC)、东京2020奥组委、东京都政府及日本政府联合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于2021年7月23~8月8日举行,2020年东京残奥会将于2021年8月24~9月5日举行。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