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整个冬天的三亚旅游业,复苏之路漫漫

界面新闻 傅琳琳 2020-03-10 11:18

三亚春节7天的旅游收入就达到了全省全年旅游收入的十分之一,而此次疫情让这座海岛的旅游黄金时期泡汤了。

每年春节,北方的“候鸟们”前往三亚过冬是当地旅游产业火爆的关键,但今年遭遇疫情后,三亚的旅游产业陷入停摆。

景点关闭、酒店停业、旅行团下架相关产品,三亚的旅游业在疫情期间跌到了冰点。

2019年,仅春节7天时间,三亚接待的旅游人次就达到了99万,收入达到了103.85亿元,根据海南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工作会议上发布的数据,2019年,海南全省实现旅游总收入1050亿元。

三亚7天的旅游收入就达到了全省全年旅游收入的十分之一,而此次疫情让这座海岛的旅游黄金时期泡汤了。

近期,随着全国大规模复工,各地景点陆续开放,三亚的旅游业也在逐渐复苏。但现实情况是,旅游产业并不可能随着复工而立即恢复往常的水平。

多位三亚旅游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5月份之后,三亚的旅游市场才能进入正常轨道,但那时三亚已经失去了一年中最火爆的旅游季节。

近两年,海南省在全岛限制房地产投资,以往的旅游加置业的现象得到了限制,2019年海南房地产投资总额为1336亿元,增速同比下滑了22.1%,房地产投资遭到遏制的同时,旅游业在海南的发展中就占据了重中之重的地位,在海南建设自贸区和自由港的政策下,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就是其主要抓手,而经此一“疫”,2020年的三亚甚至整个海南的旅游业都将蒙上一层阴影。

疫情冲击

三亚是一座由海而兴的城市,由西向东沿海岸线分布着众多经典景点,包括南海观音、天涯海角、西岛、大东海、鹿回头、凤凰岭、亚龙湾、蜈支洲等。

而依托海岸线而建各大酒店自然成为此次疫情冲击的最前线。

占据海岸线优质位置的往往是各大品牌的星级酒店,三亚美高梅酒店的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尽管疫情期间酒店一直未关门歇业,但顾客寥寥。”

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酒店接受预订,到店后需要进行体温监测,确定没有发烧后即可入住,并不需要隔离14天。另外,店内只有少量工作人员,酒店的设施大部分都关闭了只开放了一个餐厅和行政泳池。

这也成为了很多星级酒店在疫情期间的经营方式,某房企酒店业务负责人向界面新闻表示:“如果地方政府没有强制关门,我们一般都会保持营业,但酒店只保留基本的接待业务,同时关闭大部分楼层,降低消耗,减少成本,对于人工来说,由于是春节期间,很多员工只发当地要求的最低工资。”

亚特兰蒂斯是复星在三亚布局的重点项目,这个占地54万平方米的大型文旅项目也陷入了停摆,其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疫情对亚特兰蒂斯酒店和游乐的影响很大,不能营业是硬伤,但复星很多布局都在国外,所以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但是对大量布局内地的企业来说,疫情的影响已经充分体现在数据上了,万豪集团在大中华区的酒店为375家,其中有90家被关闭,在三亚,万豪投资运营的酒店达到14家,今年2月,万豪大中华区酒店的RevPAR同比下滑近90%。

相比于自有物业的大型酒店集团,租赁物业的民宿日子就更不好过了,收入没着落还得付租金,使得他们的资金流捉襟见肘。

陈飞去年开了自己的第二家民宿,“新店是按照准五星的标准装修的,这部分投入都近千万了,现在还没法开工,压力山大。”

从春节前到现在,陈飞经营的民宿都无法正常营业,“小一点的民宿一个月成本也要几十万,希望自己能撑到营业的那一天”。

除了酒店,过年期间三亚的跟团游也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一位地接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今年我们公司亏死了,错过了三亚最旺的季节。”

据他介绍,以往春节,三亚跟团游最普通产品也要卖到5000到6000元/人,7000到8000元/人的产品只能算中等,“主要是机票房价都在涨,最普通的产品只能住准四的酒店,相当于内地快捷酒店,吃的话也就人均30元,基本的景点带去玩一玩,5天的行程还有2天是没安排的,所以玩不了什么。”

如果要在5月份去三亚旅游,跟团的价格则降至2000-3000元/人,可见这次疫情对旅行社的收入带来的影响。

而旅游业的惨淡自然会传导到当地的消费市场。

疫情期间,三亚的免税店基本都关闭了,在2019年的春节黄金周,三亚国际免税城销售额达到4.83亿元,而海口海关在2019年2月4—10日春节期间监管的三亚、海口、琼海三地四家离岛免税店销售金额为6.01亿元,三亚已经占到全岛的近80%,可见免税店关门对三亚离岛消费市场造成的影响。

艰难自救

在疫情的影响下,三亚的旅游业也开始了自救之路。

亚特兰蒂斯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现在酒店无法正常营业,只能通过直播的形式进行品牌推广,为之后旅游业的复苏积攒人气。”

为了节省成本,在给员工发完工资之后,陈飞就宣布团队解散,等到复工后根据个人意愿选择是否回来,这期间就省下了员工薪资的支出。

而线下免税店关门后,线上商城仍在正常运营,根据海南日报报道,1月27日至2月6日,三亚国际免税城网上销售16.48万件,销售额8471.7万元。

除了商家的自救外,行业联盟也在发挥着作用,上述地接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他所在的旅游诚信联盟就号召在国家文旅部已对旅行社质保金做了80%退还的情况下,各旅行社按约定,按约及时付款及因疫情适当减免供应商的平台费,目前该倡议已经联合了全国42家旅行社。

凤凰网文旅智库专家周鸣歧认为,旅游企业经营者首先要想到通过什么举措救企业,救员工,救市场,救业务,要谨慎预期,尽可能收缩资金压力大的业务,抓紧回流应收款项,努力降低非核心、非必要的企业开支。

另外,企业都无法改变大势,行业冷冻期,所有人业务量都会大幅下降。同时,未来行业趋势也会加速改变。在整个团队日常经营性业务闲下来的时候,企业更应该研究未来市场需求,进行产品研发迭代,团队培训提升修炼内功。

但旅游市场的场景还是以线下为主,公共场所和人流密集地无法正常开放,致使商家无法正常营业仍旧是致命伤,租金压力、现金流锐减,这些仍在考验着众多旅游企业。

对此,三亚市在2月5日发布了关于有效应对疫情支持旅游企业发展十条政策措施,支持旅游企业发展。其中包括,市财政安排1亿元专项用于稳定三亚旅游市场,支持旅游企业发展,为旅游企业提供低息贷款,减免税收,通过就业补贴支持企业不裁员等。

2月17日,三亚市于当日起发放第一批旅游企业减负资金,总金额达5400万元,其中三亚市天涯海角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及三亚千古情旅游演艺有限公司受益较大。但是这种补贴也是有条件的,第一批接受企业减负财政奖补资金的旅游企业为2019年纳税金额较为靠前的15家企业。

根据《海南日报》的报道,截至2月24日,三亚市累计发放8.5亿元奖补资金。

缓慢恢复

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各地的景区有的已经开放,有的则制定了明确的开放时间,三亚的旅游业也进入了恢复的轨道。

2月17日,三亚市委副书记、市长阿东主持召开三亚市旅游业复工准备座谈会,要求按照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部署,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将扶持旅游业稳定发展的措施落到实处,研究制定旅游业疫后恢复重振计划,提前谋划旅游产业整体转型升级,做好复工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2月20日,海口、三亚两市共三家免税店也已经恢复营业。

另外,三亚的部分景点已经开放,其中,三亚蜈支洲岛旅游区、天涯海角游览区、三亚鹿回头风景区、大小洞天景区2月21日起对外恢复营业,而室内景点目前还未允许开放。

周鸣歧认为,传统知名景区多为国有,背靠大树,再加上这些景区本身只是靠山吃山,关门歇业后日常运维支出较低,只需静待春暖花开时。而大规模的人造景区,比如新建“古镇”、主题公园、度假综合体等,大多为开发商营建,本就是地产的配套,并不指望它赚钱。所以从景区行业整体来看,除了一部分举债开发的项目外,大部分景区是可以安然扛过这个“严冬“的。

但三亚接下来的旅游市场仍有诸多困难,陈飞向界面新闻表示:“疫情过后企业的生产经营已经受到了影响,这部分可能会影响团体出游,另一方面,个人的收入也会受影响,后续的市场情况并不好做。”

而且三亚旅游旺季主要在冬季,随着天气渐暖,三亚也错过了最火爆的旅游季,上述地接公司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如果五六月份三亚的团体游恢复的话,价格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上浮空间了。”

多位受访者向界面新闻表示,四五月份旅游业将会步入正轨,之后会迎来一波火爆的行情。但周鸣歧表示,以这种乐观预期来编排企业现金流会存在巨大风险,如果到时候疫情持续,企业资金将难以为继。

三亚旅游业的复苏之路,还很漫长。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