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学娅:“老”酒店如何焕发第二春

星硕袁学娅专栏 2020-01-17 08:32

“老”酒店焕新需要重新定位、改造资金、迭代产品和服务、管理团队。

2019年年底关于凯悦集团将旗下首家Joie de Vivre 亮相经过改造后的北京第一批老酒店之一 兆龙饭店,这是一家由爱国商人包玉刚先生投资的酒店,后纳入北京首旅旗下,但这次一新品牌亮相酒店被称为首北兆龙饭店,经查阅,该酒店在2018年经过香港北资本集团投资改造,委托凯悦集团管理,挂上新品牌亮相。

2020年伊始,上海当地媒体消息,国内第一家四季大酒店宣布于今年6月1号起停业改造,未来亮相的四季酒店将拥有233间客房,较目前的420间客房大幅减少。

关注了这两条业内新闻,对于“老”酒店焕发新春有了一些观察和思考。所谓“老”酒店,由于国内的业态和顾客需求发生过快,面市超过20年的酒店肯定“老”了,这类“老”酒店在全国数量很多,行业当下大力发展增量新酒店的同时,似乎存在忽略这类“老”酒店的现象。

很多各地的“老”酒店,不断被新入市的同类酒店挤兑,而缺乏更新改造资金的“老”酒店有更新产品满足顾客需求的愿望,但苦于缺乏资金和得不要投资方支持的无奈。“老”酒店都希望赢得第二春,但以下条件缺一不可:重新定位、改造资金、迭代产品和服务、管理团队。

1983年开业的、由爱国人士霍英东先生投资的广州白天鹅大酒店,20年后归属于广东省国资委,2011年9月,白天鹅停业改造,3年后于2015年7月重新开业,虽然改造后的白天鹅已经面临多家国际高端酒店的竞争,但由于团队稳定、品质过硬、品牌影响力不减,目前的白天鹅的收益都在广州地区名列前茅。

90年代,港商罗康瑞先生在北京和上海同时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城市酒店”,目前罗先生都先后退出了这两家酒店的投资,上海那家后归于合资方国资委旗下的团市委的青年实业集团,而北京那家城市酒店,被一家民营机构收购,成为2016年改造后的“CHAO”酒店。

“CHAO”酒店以完全新颖的产品, 新锐文艺青年小型演艺、小型展览作为核心业态吸引众多的文艺青年前来观摩和入驻,目前已经成为北京三里屯商圈最热门的目的地之一。而上海的城市酒店,正在进行改造,未知能否惊艳亮相。

还有1981年开业的三星级北京燕翔饭店,后来首旅集团投资将其改造成五星级的“诺金”,给“老”酒店换来了新春。

曾经全国三家白金五星之一的上海波特曼丽思卡尔顿酒店,1998年开业至今已有22个年头,由于还没有进行产品全面升级的改造,和国内其他几家新建的同品牌酒店相比,房价已经无法体现品牌的价值。

上海第一家国际品牌五星级酒店华亭宾馆,合同期满实行自行管理,并入锦江集团后,至今由于对于品牌及改造方案的长期举旗不定,已进入世界行业数量排位前二的锦江集团旗下的老酒店,由于缺乏改造资金,目前部分客房还在用90年代的老电视机,房价成为上海五星级最低。

以上提到的还是部分著名酒店,大量的在各城市的开业超过20年的“老”酒店,面临的是同样的问题:需要资金更新改造、产品迭代、应用高科技工具,服务流程方便顾客和员工,当得不到投资方的支持,随着不断有新的同等级、同类型增量酒店面市,“老”酒店似乎都在坐以待毙。

近年来,快捷连锁集团和OTA,从增加数量的角度,都对单体“老”酒店感兴趣,单体一、二星级酒店几乎都被更换品牌纳入不同的快捷连锁集团。目前携程成立丽呈酒店集团,以平台的数据转化力、营销传播力吸引单体高端酒店加盟。加盟的单体酒店是否有了平台的支持,就可以达到焕发青春的目的,拭目以待。

笔者认为,对于行业是否还需要大量的增量酒店,应该在源头有所控制。对于开业超过20年的“老”酒店的更新改造是否应该引起重视,这包括投资方不要再将资金投入新项目,需要重新定位、投入资金、迭代产品、投资人才,这样行业可以避免和减少同类酒店重复投资的成本,这样我国酒店业才能有百年老店及与世界顶级酒店比拼的足够自信。期待“老”酒店都能得到关爱而有第二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老王

任何一个企业也逃脱不了从萌生到发展到成熟到衰败的轨道,为何仅有极为少数的的企业能存活下来成为“百年招牌”?这往往不是因为他们的管理能力强大,而是创始人(家族)有一个敢于冒险的气质,在它最辉煌的时候,愿不愿意承担损失利润的风险再去创新和冒险,成为真正的分水岭。

2020-01-18
1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