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高铁IPO定价首破23倍市盈率“天花板”:300亿融资盘“缩股”

叩叩财讯 2020-01-03 17:34

本次发行价格最终确定为4.88 元/股。

虽然按照发行时间安排,京沪高铁IPO的发行价原本应在2020年1月2日公布,但直到1月3日凌晨零时已过,上交所才姗姗来迟地披露了京沪高铁IPO一系列发行公告。

“京沪高铁的询价结果在1月2日下午就已经出炉并提交交易所审核,但迟迟未通过交易所审核。”早在当日晚间7时许,一位接近于京沪高铁IPO项目组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

京沪高铁IPO一路走来备受世人关注,无论是其创下的23日过会记录,还是远超过总股本10%的新股发行比例,乃至募投收购亏损资产的史无先例,都让“铁老大”京沪高铁的此次IPO之行让人另眼相待,“特例特办”似乎也成为了贴在其身上难以抹灭的标签。

京沪高铁此次IPO发行价的最终落定也同样非同寻常。

据1月3日凌晨发布的有关公告显示,经京沪高铁与此次IPO联席主承销商根据初步询价情况并综合考虑发行人基本面、所处行业、市场情况、募集资金需求及承销风险等因素,本次发行价格最终确定为4.88 元/股。

“发行价格的‘异常’应该是当晚定价公告被交易所拖延的主因。”上述接近京沪高铁IPO项目的知情人士表示,因为据此发行价格计算,则意味着京沪高铁的发行价格对应的市盈率达到了23.39倍,制约A股发行市场多年的23倍市盈率“红线”亦被其轻易突破。

“京沪高铁应该是近年来非特殊情况之下首家突破23倍发行市盈率的非科创板企业,虽然突破的力度不大,但其象征意义是重大的。”上述接近京沪高铁IPO项目的知情人士坦言,虽然京沪高铁IPO发行一路“绿灯”,但此次定价突破“红线”或将并非特例,尤其是在证券法修法通过后,注册制即将全面铺开之时,非科创板企业的IPO发行环节全面变革的趋势已经呼之欲出。

此外,随着1月3日京沪高铁发行价的正式确定,2020年首支大盘股融资规模也正式落定。

根据京沪高铁有关发行公告显示,其此次公开发行的新股数为62.8亿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为306.8亿元,扣除发行费用4033.32万元,募集资金净额将达到306.3亿元。这一数额不仅远远超过在12月中旬正式挂牌上市的邮储银行,也创下近年IPO的新高。

23倍红线突破

正如上述知情人士所言,除了特殊情况外,自2015年底,IPO改革取消预缴款、按市值配售后,近五年来,在A股IPO发行市场中,虽然有多支股票的发行价逼近23倍,但真正跨过这道“红线”者可谓凤毛麟角。

这极少数的“凤毛麟角”也是指的是那些若按照23倍市盈率发行,发行价格将低于每股净资产的国有企业,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故而被监管层允许以每股净资产的价格定价。

京沪高铁显然不属于这一特殊情况者。

在早前,对于非特殊情况的拟IPO企业而言,要突破23倍的发行市盈率红线并非易事。即使如2018年时,明星企业小米集团在尝试以“吃螃蟹者”的身份凭借CDR登陆A股之时,也因为在发行定价上希望监管层给予其突破“红线”的估值问题上未能达成共识,最终功败垂成。

实际上,按照此前A股IPO发行价23倍的“天花板”估值红线计算,京沪高铁此次IPO发行价则约在4.80元/股,虽然仅仅比其最终定价少了0.08元,但京沪高铁不仅将多融得超过5亿的资金,也让市场意识到,在注册制即将全面推行之下,IPO发行市场全面改革的步伐已然走近。

前不久的2019年12月底,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正式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下称“证券法”)修订草案,经修订的证券法将自2020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

此次修法是证券法颁布实施以来的第二次“大修”,其中最为关键的条款便是取消IPO发审委,明确将在我国资本市场全面推行注册制,并围绕注册制作出了一系列完备的规定。

“注册制最重要的步骤不仅仅体现在审核方式的改变,在发行程序中的市场化配套改革也是注册制的精髓所在,如目前科创板实行的询价体制,而打破了23倍市盈率的桎梏,是与注册制接轨的必然。”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注册制的改革将分布到位,IPO发行市场的逐步放开已是大势所趋。

缩股发行+战略配售,200亿融资分流

早在2019年12月19日,京沪高铁IPO过会一月有余却依旧未获得发行批文之时,叩叩财讯便从有关权威渠道获悉,京沪高铁IPO批文之所以“难产”,主因则是与当时羸弱的市场环境和京沪高铁原本预计达350亿的融资规模有关(详见叩叩财讯2019年12月19日报道《京沪高铁IPO批文“难产”之谜》)

在融资规模同样以数百亿计的邮储银行IPO成功发行后,上证指数再度站上3000点之时,同时又要面对2020年1月即将到来的汹涌减持潮,2019年12月下旬至2020年1月上旬,则是留给京沪高铁IPO的最佳发行窗口期。

为了尽快获得IPO发行批文而不错过这来之不易的发行契机,鲜为人知的是,京沪高铁对其此次IPO最终还是妥协地选择了进行较大规模的缩股。

按照京沪高铁IPO一个多月前上会受审的有关申报材料显示,其原本预计发行的数额为不超过75.56亿股,占其发行后总股本的15%。但在最终其获得IPO的批文中,这一发行规模被缩减至了不超过62.8亿股,占其发行后总股本的12.8%,足足缩减了近13亿股。如果以其4.88元/股的发行定价测算,京沪高铁此次IPO通过缩股而缩减融资规模则达到了63亿元。

即使大规模缩股,“巨无霸”融资盘级别的京沪高铁IPO依然将以超过300亿的融资规模在这个岁末的时节施压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A股市场。

为了进一步减缓对市场的压力,叩叩财讯也在早前独家报道了京沪高铁此次也将同样与此前发行的邮储银行相类似,采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方式以减少公开发行的规模,而此次京沪高铁IPO用于战略配售的比例将达到50%左右。

据2020年1月3日凌晨京沪高铁发布的有关发行公告显示,其该次发行最终战略配售股份数量为 30.74亿股,约占其此次发行股份总数的 48.90%。这一比例超过了此前邮储银行IPO时战略投资者认购的份额。

据2019年12月1日邮储银行IPO发行结果显示,8家战略投资者合计认购了邮储银行此次IPO发行总量的40%,这8家战略投资中,除了市场上的6家战略配售基金均参与其中,还出现了全国社保基金、央企基金的面孔。

对于此次参与京沪高铁IPO战略认购的投资者身份,京沪高铁表示是在充分考虑投资者资质以及和发行人长期战略合作关系等因素后综合确定,主要包括5类投资者:一是具有产业协同的战略投资者;二是与发行人存在战略互信和长期合作意愿,有意愿长期持有的重要央企、国家级基金及地方政府投资平台;三是大型市场化金融机构,“一带一路”概念基金;四是国家主权基金与合格境外投资者或其下属企业;五是具有良好的市场声誉和影响力,代表广泛公众利益的投资者。

那么,在48.9%的份额被战略投资者认购后,融资总额约为306.8亿元的京沪高铁IPO此次用于公开发行的股份数进一步缩减至32.06亿,对应的融资规模为156.77亿,这一数据与早前市场预期的350亿融资规模已经大幅消减了近200亿。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