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OTA之后,短租平台如何破局成关键

经过整合洗牌,此前紧盯流量砝码的各家企业开始将视线转回到服务本身。

2017年,对于共享经济来说,是异常高调的一年。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此类互联网公司彻底让大众熟悉了所谓的共享经济,赚足了眼球。一方面是受国外Airbnb传入中国,以及共享经济热而引发的国内短租平台快速兴起。另外一方面,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共享民宿,短租住宿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携程飞猪等OTA平台仅有的酒店住宿类产品已经不能满足用户的全部需求。

对于垂直化的短租平台的兴起虽然弥补了差异化的消费者需求,资本不断加码,传统OTA巨头也纷纷在涌入,但是这种非连锁式的经营、层次不齐的房东房客,使得这个行业在经历了这几年的发展并没有爆发式的快速增长。加之监管的模棱两可,前景并没有那么美好的短租民宿行业在寄生OTA于行业之后,如何破局成关键。

短租市场:小而美未必是伪需求

和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经济下的新物种逐渐式微不同,在线短租这种分享经济形式反而显示出越发强劲的发展势头。

市场小:据此前的艾瑞发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行业调查报告》来看,2016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交易规模为87.8亿元,预计2017年将达到125.2亿元,仅从增长幅度来看确实彰显出短租的市场潜力。可以看出目前国内在线短租市场整体交易规模总量偏小,2017年在线短租市场交易规模超过百亿元。随着市场格局的进一步稳定,交易规模增速渐缓,预计在2020年之前同比增长率依旧会在30%以上。

和整个OTA市场相比,短租公寓的市场份额是相对非常小的。据透露,在美国、欧洲等民宿市场成熟的国家,民宿市场占整个住宿市场20%,但中国民宿仅占比3%左右。但这就意味着是伪需求?未必。

资本热:纵观最近一年的短租市场,离不开资本的不断助力和看好。去年10月途家网完成E轮融资3亿美元,估值超15亿美元。不到一个月,小猪短租也宣布完成1.2亿美元新一轮融资,估值超10亿美元。木鸟短租在11月完成了B+轮融资。随着旅游业兴盛,中国在线短租市场迎来迅猛发展,催生了途家、小猪短租、木鸟短租等一批共享住宿及民宿平台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2018第一季度获得融资的短租平台中无论是专注于别墅度假短租的趣墅还是精品民宿路客,用户细分垂直性都更加明显,且都呈现出高端、精品的特质。个性化的短租产品正是消费升级下的产物,这也是短租行业之后的发展趋势。

用户下沉:如果说拼多多的用户群体是五环外的那3亿人群,但短租平台的用户则是住在5环内的人但在5环外消费的那少部分人群。根据小猪短租平台的年中数据报告显示,乡村民宿成为新热点,2018年上半年,小猪短租平台最大的订单增幅来自于三、四线城市及乡村。而在2017年全年,平台最大订单增幅还是来自于以天津、重庆等新一线及二线城市。可见住房共享正在加速向三四线城市及乡村渗透。

乡村一直是那个乡村,乡村旅游突然从2016年开始变成了一个“风口”。更多的城市群体愿意去乡村度假,住一晚民宿,感受下稀缺的民俗风,而与此同时,共享经济能为乡村民宿带来的新生态下的新工作岗位以及拉动当地经济的增长,无论是从用户端还是民宿供给端,这种相互的需求都是良性的。

其实短租平台,顺应了消费者多元的需求,也将会有更多具备针对性的垂直细分短租平台出现,服务内容会更有深度。比如会出现针对小群体出游、高端出行或是针对学生的短租平台。服务范围的延伸是未来的主要趋势,像租车、做饭、旅游向导等则是短租市场线下延伸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共享单车的虚火,在到如今留下的几家大平台需求卖身。共享经济似乎是虚火,但是诞生于共享单车之前的分享经济下的短租公寓,似乎小而美的就在那存在着。

对于短租平台来说,数据都一直在稳步增长,无论是资本,还是市场,还是用户需求,其实没有共享单车来的那么猛,但始终有着自我的发展节奏。

可见民宿短租市场具有可观的潜力,在这样的真需求背后,短租行业该如何面对未来的市场变化?

短租平台上半场的争夺:流量

根据《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显示,参与共享住宿的房东具有年轻化、高学历等特点,女性房东成为主力军。房客主要是学生、上班族、自由职业者,18—30岁的房客占比超过70%。相比传统的酒店住宿,年轻群体对更加个性化、自由化的民宿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若体验过短租平台的人都知道,价格和传统的酒店相比的话,并不便宜。小而美的白领城市人群可能是其主要的用户群体。对于中国来说这部分人群毕竟是小众,这样小而美的平台相比传统大众熟知的OTA品牌,在线短租平台更需要资金和流量,只有实现曝光,品牌被人们知道,它才能进一步发展。而植入OTA平台目前来看是最适合的曝光场景。

2016年,途家宣布与携程旅行网、去哪儿网达成战略协议,并购这两家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携程、去哪儿提供相应的流量入口展示,途家也同时接手其两家平台原旗下的民宿业务的运营。而后途家用同样套路并购了而蚂蚁短租,蚂蚁短租成了途家的寄生虫。

无独有偶,阿里飞猪接入小猪短租房源,“双猪合璧”想做更多年轻人的生意,飞猪App在“酒店客栈”入口下嵌入独立的民宿短租频道,接入小猪短租的房源。而飞猪平台原有的不少单体民宿也并入飞猪短租。

对飞猪来说,其平台仅有的酒店、客栈等住宿产品已不能满足消费者的全部需求,飞猪需要进一步完善大住宿产品的服务场景,而小猪短租恰恰填补了这块空白和不完善,使得和酒店形成互补的民宿有独立的频道入口。

对于小猪短租来说,可以从背靠阿里巴巴的飞猪平台获取巨大的流量,其平台的房源获得更多的流量曝光和品牌背书。同时,直接引入飞猪的信用体系,还很好的解决了其短租平台存在的共性信用问题,平台用户除了可免押金外,还能享受到“先住后付”的服务。

从目前短租行业的发展潮流来看,短租民宿行业当下的发展现状,类似于当年如家、七天、速8等经济型连锁酒店巨头崛起的时候。市场上并不缺乏客源和流量,谁能够控制更多的流量,谁就能够树立其品牌,在下一波浪潮中,奠定竞争优势。甚至后来者的木鸟短租联姻京东金融,榛果民宿背靠美团这棵大树,都是在争夺流量。

对于背靠大树的短租平台,如果一味的依靠吃空靠山,是饮鸩止渴。对于没有找到“后台”的那些短租平台,二八法则逐现,头部平台优势越来越明显,本就小而美的市场份额逐渐集中在三四家平台手里。未来,只有持续的具有自我造血能力,持续制造流量才能有希望胜出。

短租平台本质上是将闲散的房产资源整合起来,实现资源的优化分配,这种新兴的分享模式能否真正地能实现自我持续制造流量的,其本身来说最主要的无非就是优质的房源和至上的服务体验。

跑马圈地下的精耕细作是未来竞争的法宝

短租行业之所以是受青睐是源于个性化的入住体验,同时也带来行业的不规范,快速发展下的行业短板越发突出,短租行业房属于非标住宿产品,这一属性令房源品质差异大,还不能完全解决信息的不对称性,时常导致用户心理落差大。

首先,民宿在法律上性质如何划分和界定,是划分为租房,还是旅馆?目前法律上有无相应管理法规?相关部门应如何管理?对于个人房东来说,没有像旅店的规范登记,对于邻居来说,经常有租客拉着行李箱进进出出是一种扰民。

其次是短租行业很多房东是个人将自己的房子装修之后,挂在一些短租平台,不但品质不一,更是服务不能保证,对应的租客的身份等不能有效的甄别。其次各民宿之间参差不齐的问题难以克服,服务水平随商户和地域的差异比较大,服务水平一致性,核心的卫生等标准化水平还比较低。

有乱像就存在变革的机会,一些短租行业的部分平台在拥有流量之后,就开始以拉开了以房源为核心的跑马圈地。

如蚂蚁短租孵化的有家民宿,通过“合伙经营、全权托管”的模式,深耕民宿房源供应链,才成立半年,其宣称到2018年底,将覆盖40多个的城市,房源量将达到10000套。

同样成立在去年7月的千屿Isls,也将业务重心转移到整合城市房源,进行统一的装修与运营。

途家网也在近日宣布将推出“优选PRO全新计划”;爱彼迎为了提升平台房源的质量先后上线了Airbnb Plus 和房东学院等相关措施;美团旗下榛果民宿则推出了“品牌民宿in计划”。

各家短租平台开始不断地的加大对自由房源的掌控,看得出房源问题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大问题,民宿的竞争已经不再是散兵之间的竞争和流量的争夺。经过整合洗牌,此前紧盯流量砝码的各家企业开始将视线转回到服务本身,在消费者寻求多样化住宿体验需求不断提升的现下,如何用更好的产品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如何用更好的服务留住消费者,成为短租民宿企业面临的新问题。

而相比之下传统意义上很多情怀主义的散客房东就显得没任何优势,平台在控制自有房源之后,自然会优先推荐品质可控的房子,反之那些个人的房源,没有品牌的背书,以及规范的服务标准,逐步黯然离场。

反之在拥有流量和供应链之后的大平台,短租平台会在个性化的服务需求中逐步规范化,逐渐看齐传统的酒店行业服务标准,这其实也正是市场的成熟和理性的表现。消费端来讲,喜欢入住短租民宿的本身就是对服务追求相对高的人群,在成熟后的短租市场下更愿意选择品质有保证,服务相对统一的品牌民宿作为短租的首选。

不论是消费者还是民宿平台,对于现阶段民宿市场所面临的供需矛盾都有深刻体会。谁背靠流量,谁拥有更多的自有房源,谁能提供更专业的服务标准,谁能在下半场的竞争中精耕细作,谁才能走的更远。只有这样才能摆脱挣扎,脱颖而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