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航空资讯>>>
×

抗议提醒了设计师  “航空大都市”或将是未来机场趋势

安置“机场非飞行旅客人群”或将成为设计项目的新标准;建设更多的公共空间对于机场的财政问题可能也会有所帮助。

1月末,在美国的80多个机场,成千上外的美国人抗议特朗普上台后颁布的第一项旅行禁令,其内容规定会暂时禁止来自七个主要的穆斯林国家的难民和移民入境。(3月15日,两名联邦法官再一次叫停了特朗普旅行禁令的修订版本。)

停车场和人行道都挤满了抗议人群,高举着“欢迎难民”和“我们爱我们的穆斯林邻居”的抗议牌。虽然机场是这次全国抗议的理所当然之地,但也并不足以容纳庞大的抗议群体。

据美国晋思(Gensler)建筑公司全球航空设计总监Pat Askew表示,此次抗议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很可能会引起建筑界关于未来机场设计更进一步的讨论。Askew曾参与设计了许多世界知名机场,其中就包括洛杉矶国际机场、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以及迪拜国际机场。

Askew向Business Insider表示:“此次抗议的规模根本不在机场方面和城市设计师的预期范围之内。安置‘机场非飞行旅客人群’或将成为我们新设计项目的新标准。”

对于Askew和Greg Lindsay——《航空大都市: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Aerotropolis: The Way We'll Live Next)的作者来说,此次抗议让他们注意到了机场公共空间的需求。Lindsay表示:特朗普上台以后,安保措施也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对于建筑师是否将“开拓更多的公共空间”纳入机场设计方案来说,这也将是一大挑战。

Lindsay说:“我认为这终将变为一个政治决策,意味着谁要当权以及我们最终向谁交差。说实话,对于当局的针对机场迎客层面的种种友好措施,我并没有感到起到多大帮助。尽管我觉我们应该多少有所感受到。那是机场最具象征意义的特征之一:因为正是在机场,时时刻刻发生着欢迎和离别。”

Lindsay表示,大部分美国机场都没有人行道和任何形式的绿化区域,这完全与建设公共区域的理念相背离。

“一直以来,这就是一个充满监视的国家。我们在机场中被高度监视,他们唯一想让你做的事也就只有购物罢了。”

Lindsay和Askew描述了一种叫做“航空大都市”全新设计理念,在美国,此理念已慢慢吸引了一部分人群的关注。此理念阐述了:机场不只是一个你赶飞机的毫无生气的地方。相反,这是一个连接城市和社区,营造生活气息的地方,就好比步行街、餐馆以及宽阔的人行道。


丹佛国际机场公共广场 图片来源:Denver International Airport

他们同时也提到旧金山国际机场,那里的一大特色便是公共艺术画廊,供人们欣赏展出。这些设施旨在提高公众参与度,在安全的监管之下,对公众免费开放。

2008年,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国际机场建设了造价11亿美元的公共广场、餐馆、咖啡店,以及面积为200平方英尺的天窗。丹佛国际机场则建造了一个大型露天步行广场,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定期举行活动。

据航空贸易中心负责人John Kasarda表示:虽然合并公共区域的理念在一部分美国机场已经初露锋芒,但相比国外,“航空大都市”则更受欢迎。

他说:“在设计和机场公共空间发展方面,美国已经落后于西欧和亚洲。”

例如,阿福斯特丹史基浦机场配有一个大型人民广场和一个小型画廊,画廊展出着来自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的艺术作品。新加坡樟宜机场的特色则是其机场公园,里面种满了当地的仙人掌、兰花,同时建有一座蝴蝶花园,当然还有那个所有人都可以体验一把的四层楼高的室内大滑梯。

对于接下里几年内,无论谁当总统,Kasarda都十分看好美国航空大都市的快速发展前景。

他说:“对于特朗普当局的旅行禁令,我认为对于美国机场公共空间的发展的影响甚微。但是,安全问题却是未来机场设计的需要着重关注的方面。无论政府的类型或者当局的政治意向如何,机场公共空间大变革必定是不可阻挡的全球趋势。”

Lindsay透露,建设更多的公共空间对于机场的财政问题也会有所帮助。

他还说:“若机场变成了一个更加都市化的公共领域,那么将会吸人更多非飞行旅客,这也将帮助机场实现财务独立。优质的公共空间将有益于商业发展。”

Askew表示,新增的公共空间也将增强旅客的以及周边城市的飞行体验。他说,此次美国抗议所引起的关注,“将会有益于认识到‘机场实际上也是市民中心’的理念。机场也真正是我们国家和城市的象征,为大众提供更多的空间绝对是正确之选”。


2017年1月29日加州洛杉矶国际机场,抗议特朗普旅行禁令的示威人群将机场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无论机场是否为抗议者腾出空间,Lindsay都相信抗议者无论如何都能找到落脚之地。1月在丹佛国际机场,一开始抗议人群聚集在机场入境大厅,妨碍了安保人员的工作。所以他们很快转移到了一个面积为8万平方英尺的广场,而该广场建于2016年。

其他机场的示威人群则自主选择了聚集地。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和洛杉矶国际机场,人们则选择扎堆于狭窄的人行道和公路上。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的抗议者从1月开始,每日在入境区域组织守夜抗议。

“短期来讲,大量的人群聚集在机场,并且发现部分空间新用途,这是一个好兆头。如若你的抗议之心足够强烈的话,在任何一块公共空间都可以进行抗议。我们不必刻意为抗议活动规划一块空间。抗议活动显示了人们愿意克服困难和阻碍去达成目标的心态。”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