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酒店获得资本青睐的难点在哪?

国内乡村酒店的规模化之路起步较晚,又因缺乏资本支持而发展缓慢;能否得到资本青睐,成了众多乡村酒店品牌下一步发展的关键。

“五一”小长假期间,城市周边的乡村民俗游成为新的旅游热点,同时火起来的还有乡村酒店。北京、上海周边的一些乡村酒店在“五一”期间价格高达2000-4000元,但仍然一房难求。

市场火热的背后,乡村酒店品牌的资本进程却并不顺利,业内人士分析,资本更青睐规模较大、品牌溢价高的品牌,而国内乡村酒店的规模化之路起步较晚,又因缺乏资本支持而发展缓慢。能否得到资本青睐,成了众多乡村酒店品牌下一步发展的关键,而想要吸引资本,必须拿出有说服力的盈利模式。

连锁化初现端倪

在乡村酒店发展之初,以丽江、大理等旅游城市的单体客栈为主,进行小规模、个性化经营。2014年底,上海游多多科技有限公司开始筹划推出客栈品牌,邀请其成为旗下加盟商。2015年9月,北京成立了乡村独家连锁机构——北京牵牛花连锁乡驿。此后,一批自创品牌的乡村酒店开始尝试多点布局、连锁经营,乡村酒店连锁化管理初露端倪。

2015年3月,首旅酒店集团投资成立首旅寒舍,涉足乡村酒店连锁化管理;今年3月,如家宣布启动民宿项目“云上四季”。同时,在传统酒店普遍业绩增长乏力的背景下,乡村酒店也逐渐成为大公司、大资本眼中的新蓝海。但对于众多处于初创期的乡村酒店品牌来说,如何吸引资本快速发展形成规模,成了能否占领蓝海的关键。

业内人士认为,乡村酒店介于星级酒店和农家乐之间,恰好满足了消费升级个性化和高端化的需求。

净利低难获资本青睐

媒体披露的中国农业部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超过22亿人次,营业收入超过4400亿元。乡村酒店虽然未来发展前景广阔,但目前大多数初创品牌还奔走在融资和登陆新三板的路上。

2014年,北京世纪唐人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开始筹划推出“唐乡”这一乡村酒店品牌,2015年,公司与滦平县政府合作开发的第一个项目落地金山岭唐乡。“目前我们已经完成的项目有两个,还有很多项目正在接洽中。”唐乡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唐乡计划年内推进登陆新三板的相关工作。

由于乡村酒店行业起步较晚,很多品牌是近一两年才创始、布局,产品设计还在一步步完善当中,并且每个村落能够容纳的客房数量十分有限,这也给乡村酒店的管理和服务带来了限制。

业内人士分析,旺季短、利用率不高是乡村酒店利润微薄的关键。乡村度假以周末、小长假为主,每个月只有5-10天的入住高峰时段,即使按照半年的旅游旺季估算,一间单价在2000元左右的高端乡村酒店一年的营收也只有10万元。经营良好的情况下,毛利率尚可。由于乡村民宿是以村落为单位,在扣除其房租成本、装修成本、水电和人力成本之后,净利润额并不高。短期缺乏盈利能力,让这些品牌难以迅速抓住资本的眼球。

易观智库旅游研究中心分析师马天骄认为,对于起步阶段的乡村酒店来说,当地核心旅游资源对游客的吸引力、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基础设施建设都是影响其发展的重要因素。

盈利模式的艰难探索

由于淡旺季明显,乡村酒店也在各自寻找出路。北京牵牛花连锁乡驿总经理陈东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牵牛花连锁乡驿目前在北京周边开发了4处村落,“五一”小长假期间全部客满。对于淡季客流量少的问题,公司正在与一些养老机构沟通,希望在旅游淡季吸引城市里的老年人到乡村度假养老。

而背靠首旅集团的首旅寒舍,则着眼于标准化、网络化布局。北京首旅寒舍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梁虹曾对媒体表示,首旅寒舍根据调研设计了具备规模操作的闭环商业模型,按照这个标准模型,以30个院落为测算单位,基本上投资在1000万元左右,五年可以收回成本,但不包括经营区域以外的道路、水电等成本。目前,首旅寒舍已经在全国划定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和成渝地区4个重点区域,计划未来三年打造300个项目,每个项目规模约为20-30个院落,容纳140人左右。

途家和远大住工合作的途远则通过轻资产模式切入乡村酒店,一方面借助途家的线上资源,另一方面依靠远大住工的建筑技术,帮助业主管理闲置的乡村别墅。

“资源比较丰富的企业通过搭建整体的旅游生态,在做住宿的同时,帮助当地乡村解决就业问题,盘活当地资源,带动周边经济发展,也能够压缩自己的经营成本。”马天骄说,但乡村酒店的盈利问题根本上还是取决于消费端的拓展情况。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