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弹时上市,Airbnb在打什么算盘?

三易生活 三易菌 2020-11-20 14:41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Airbnb其所押注的是未来。

眨眼间,今年夏季还徘徊在“破产传闻”中的Airbnb就要上市了。北京时间11月17日凌晨,全球民宿与短租公寓巨头Airbnb正式发布招股说明书,以寻求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号为“ABNB”。据知情人士透露,Airbnb计划在感恩节后通过IPO融资约30亿美元,预计估值则约为250亿至300亿美元。

要知道在端午节前,Android CEO布莱恩·切斯基的一番言论,“从三月开始旅行几乎陷入停滞,几乎有二十五亿人被限制,我们花了12年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却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甚至逼着官方不得不出面辟谣,毕竟,对于一家独角兽企业来说,信心可比黄金更加珍贵。

回过头来看看Airbnb的这份招股书会可以看到,根据官方的说法,在2019年其实现营收48.05亿美元,而在截至今年9月30日的九个月中,订单总额锐减至180亿美元,同比减幅高达将近40%,营收则为25.19亿美元,同比下滑31.89%,净亏损近6.97亿美元。而Airbnb方面则表示,营收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此次疫情抑制了商务旅行和休闲旅行的需求。

不过在今年第三季度,Airbnb已经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其营收达到1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但净利润却有着2.19亿美元。至于营收下降却实现盈利的这一情况,官方表示,要归功于三季度公司成本得到大幅削减,采用了包括取消市场推广、裁员、高管降薪,以及收紧业务等等节流手段。

据悉在今年的前9个月,Airbnb的广告支出较去年同期减少了近4亿美元。与此同时还解雇了四分之一员工,并裁掉了部分非核心业务,例如类似影视制作工作室以及Experience Business等具有探索性质的项目纷纷被叫停,以更加专注于其核心业务民宿租赁。

通常一家公司能够成功IPO(首次公开募股),无非是以下两种情况之一,即公司现在盈利且持续增长,或是公司虽然现在亏损,但未来能挣钱,而后一种情形则是互联网企业在IPO时的典型例子。此前大家或许会看到许多互联网企业,例如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Uber能够顺利IPO,投资者是拿现在的钱去赌未来。

但事实上关于IPO,Airbnb其实已经喊过了很多次,但这一动作似乎总在下一次才能实现。而按照Airbnb的原计划,今年3月其实就将启动上市程序,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一切。除了扼杀了全球消费者旅行特别是长途旅行的需求外,对于商务差旅计划同样也有着重大的影响,甚至苹果为了鼓励员工来中国出差更是煞费苦心,给出了一项每天额外奖励500美元的奖励措施。

按照目前全球的疫情来看,在疫苗没有正式上市以及全球经济尚未复苏的情况下,旅行已经成为了一个绝大多数海外用户不会选择的消费行为。而暂时还看不到解决希望的此次疫情,可以说是重创了全球的客运、旅游,以及其他相关的行业,而以民宿与短租业务为主的Airbnb无疑同样也被直接打击,这无疑对其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利空消息。

那么问题就来了,Airbnb为什么会选择在2020年疫情还不能看不到结局的时刻选择IPO呢,或者准确来说是为何要“流血上市”?毕竟早在2017年Airbnb完成10亿美元的F轮融资时,估值就已经达到310亿美元,其在3月初公布的内部估值仅260亿美元。日前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在此次IPO中预计Airbnb估值约为250亿至300亿美元。而对于一家科技独角兽企业来说,估值3年没有发生变化的原地踏步,也基本就等于失败了。

如今在外界看来,Airbnb选择逆周期操作或许主要出于三个方面的考量。首先,就是来自员工的压力。在2019年9月Airbnb首次公开宣布将于2020年上市,是考虑通过直接上市(DPO)的方式,即不发行新股,但现有持股人可出售手中的股票。

之所以Airbnb会考虑这种类似Spotify的上市方式,最关键的原因是许多老员工的股票期权即将到期,如果公司届时尚未上市,那么这些期权就将损失全部价值。根据早前Airbnb员工的爆料显示,在2016年前加入的员工基本上都没有进行股权套现,并且公司也不允许员工私自在二级市场卖老股,所以如果2020年还不上市,也就代表着员工手中的期权按照相关约定,就只能变成废纸。

其次,Airbnb的商业模式也决定了其需要大量的资金来支撑运转。事实上,Airbnb的商业模式是向房东和租客双方收费,在每笔交易中,其向租客收取租金的6-12%,向房东收他们从网站获得总收入的3%。而这种作为中间商赚差价的模式,可以说是极富代表性的共享经济解决方案,但代价则是Airbnb也需要通过不断的烧钱来维持曝光量,这也是其在招股书中指责谷歌搜索阻碍公司获取更多网络流量的重要原因。

其实Airbnb在去年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软肋,即难以保持现有客户,并且需要持续的广告推动才能维持订单量,这显然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Airbnb客户群流失现象严重或是重购量减少。毕竟重复直客推动的业务才是业界所追求的健康模式,而现实却对想证明自己模式的Airbnb不利。如果放在以前或许仅凭高增长就能捍卫估值,但在Uber与Lyft上市即破发,Wework的IPO折戟后,各大共享经济独角兽先后表现出乏力的情况下,想要维持“公司虽然现在亏钱,但未来能赚大钱”的逻辑也已经很难。

为了活下去,在今年4月,Airbnb从Silver Lake和Sixth Street Partners等投资机构处筹集了10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但此次融资的估值仅为180亿美元。考虑到此次疫情在海外的死灰复燃已经基本成为定局,因此也极有可能意味着Airbnb在上一季度的短暂反弹可以说是回光返照,而想要度过这个冬天,通过IPO筹钱也成为了为数不多的选项。

最后,则是在诸多不太妙的压力之外,Airbnb选择此时上市其实也是瞅准了一个难得的机遇期。事实上,给Airbnb在感恩节后上市的信心,来源于在目前的旅游概念股中,重资产的酒店与航空类股票已经不再受许多投资人的青睐,由知名科技领域投资者Gene Munster创立的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就曾发布报告称,投资人现在都希望选择Airbnb或Booking这类轻资产企业。

诚然此次疫情让全球的旅游行业沦为一片废墟,但毕竟总会过去,消费者的旅游需求也不会凭空消失。在Moderna与辉瑞的疫苗试验宣布出现了较好的结果后,以ZOOM为代表的居家概念股和以Airbnb为代表的旅游股之间自然是此消彼长,在年初ZOOM抓住机遇后,现在没有道理Airbnb会选择错过搭上全球旅游行业强势复苏的快车,毕竟关于“报复性消费”,大家也都深有体会。

因此尽管Airbnb目前的情况并不太妙,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其所押注的是未来。而要从Booking Holdings、Expedia Group,以及TripAdvisor等一众竞争对手的包围圈中成功突围,IPO也就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