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中国区举步维艰,软银系高管集中离职

财联社 李丹昱 2020-04-22 08:19

疫情的持续,令OYO发展中隐藏的问题不断浮出水面。

疫情的持续,令OYO发展中隐藏的问题不断浮出水面。财联社记者从其内部员工处获悉,该公司正在进行新一轮裁员,软银派驻中国区的部分高管已集中离职,公司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也在迅速萎缩。

对此,OYO总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裁员消息,不予置评,公司会释放一些低效城市的资源,调整部分地区区域管理架构。而接近OYO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该公司从经营、战略等方面已经进行不下去,软银作为大股东正在考虑转变对其投资。”

软银或转变投资方式

OYO确立全球化发展战略以来,软银、光速创投一直是其大股东,并领投多轮融资。进入中国市场后,OYO在两年内发展了近2万家酒店,中国也成为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软银、OYO总部对中国市场非常看重,资金支持非常及时,但在总部派驻印度高管后,管理层矛盾突出,后期融资也出现问题。”一位OYO离职高管告诉财联社记者,“2019年开始,发展失速的问题开始出现。实际签约酒店数量增长乏力,一线管理人员很难改变签约酒店管理模式。”

据了解,该公司于2019年末开启裁员模式,一直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仅中国市场裁员人数就已超过千人,同时,因无法履行与加盟商签订的《保底协议》,公司还出现大量欠款。

“OYO管理层缺少酒店行业专业人士,软银深知这一问题,所以去年派驻了多名高管。”上述公司内部员工透露,“OYO的问题已经很难解决,多位软银派驻的高管已于近期离职。”

今年3月,该公司对外披露其于近期完成一笔8.07亿美元的融资,其中3亿美元来自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Ritesh Agarwal),另外5.07亿美元来自软银。但上述接近OYO的知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该笔融资是其 F轮融资的一部分,在疫情爆发前即已敲定,只是于近期才披露,且与之前了解到的金额有所缩水。

在业内人士看来,WeWork在美股IPO失败,软银旗下仅剩OYO这一投资组合具有上市可能性。“软银在WeWork项目上市折戟后,虽然对外宣称会继续支持OYO,但融资愈发保守。”上述离职高管称。

据悉,WeWork上市失败后,软银曾提出总规模超百亿美元的一揽子救助计划,而今年4月,后者宣布放弃对前者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放弃救助计划。同时,软银及其旗下愿景基金已经投进去的103亿美元,也面临清零的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OYO正面临与WeWork同样的困境。“OYO盈利能力不及WeWork,成长性也基本不存在,软银是OYO大股东,很难放弃,但后续资金支持会更难落地。”酒店产权网创始人冯少辉认为。值得一提的是,与WeWork不同,受限于印度法律,投资方并不具备要约收购OYO的可能性。

数据显示,软银集团2019财年预计净利润-7500亿日元,营业利润-1.35万亿日元,而此前市场预期该集团营业利润为4665.6亿日元。日本当地媒体报道称,疫情冲击与投资失利使得软银亦面临财务困难,公司不会再向OYO“输血”。不过,软银方面对此并未进行相关回复。

“OYO最早的投资方之一光速创投,已经开始出售股份,而软银手握股权太多,出售难度更大。”上述接近OYO的知情人士透露,软银自救会先出售阿里这种业绩比较好的公司股票,现在也很难找到OYO的接盘方。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高级经济师赵焕焱亦认为,软银的这笔投资基本宣告失败,“该投资难以达到预期目标,已经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

此外,有消息称,OYO日本方面正在寻求软银的帮助,计划将部分员工从其薪酬发放单中转到软银的员工名单中,但该计划尚未得到软银回应。“日本子公司是OYO与软银旗下日本电信子公司,及愿景基金共同组建的合资企业,与其他国家的情况不同,软银提供帮助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冯少辉说。

持续裁员,成长性遇大考

疫情爆发前,OYO在中国市场已经进行一轮裁员,“瘦身”后仍希望冲击上市。而疫情“黑天鹅”使其流失大量商家,有数据显示,OYO在疫情期间的解约率超过70%。

“为平衡增长速度和运营能力,我们正更着力专注于核心业务、聚焦核心城市,挖掘我们现有优秀合作伙伴的商业潜力,并释放一些低效城市的资源,取而代之是远程人力与技术支持。”OYO官方在回复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据一位OYO内部员工介绍,该公司2020年3月再次开始裁员,并不提供任何赔偿,以主动离职为主。而在疫情前离职的员工则表示,已经拿到公司N+1补偿。据称,此番裁员比例将超过35%,技术部门仍为“重灾区”。“疫情前公司仍有融资支持,补偿比较到位,现在已经很难得到保障。”上述 OYO内部员工说。

对此,OYO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我们会进行区域管理架构优化和精编,及对相应地区的业务职能和编制进行适当调整。调整势必涉及到组织效能提高,和一定规模的人员优化。”但其对裁员超过35%的消息,则不予置评。

“疫情让OYO的模式弱点暴露无遗,上市融资的愿望已经很难实现。虽然有不少公司在美国负亏上市,但美股对公司的成长性有很高的要求,OYO已不具备这一特点。”冯少辉认为。

从整体来看,OYO深耕的单体酒店市场在疫情期间出现较大变数。不久前,华住旗下同样深耕该市场的“你好酒店”,在成立不足一年后宣布与怡莱合并。据华住内部人士介绍,单体酒店市场抗风险能力差,你好酒店成立以来对标OYO发展,一直负亏运营,很难继续拓展市场。

此外,国内两大酒店集团华住和首旅如家均已预减今年一季度收入。华住集团预计,2020年一季度净收入下降15%-20%;首旅如家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将出现亏损,亏损数额或为5.1-5.4亿元。不过,两家公司均表示,已经进入业务恢复期。

“疫情冲击下,公司裁员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单体酒店卫生条件、防疫物资储备条件差,可能要到年底才能有所恢复。问题是,是否还会有下一轮融资支持其‘过冬’。”上述OYO内部员工说。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