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陈妙林:集团每月收入少5亿,酒店扩张计划有变动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2020-03-23 16:07:11

疫情发生以来,开元的酒店经营受到极大冲击,日营收一度从原计划的2000万元/天降到30-40万元。

3月17日,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独家专访。在采访时,他表示:“民营企业要活下来,最重要的是要降低负债率。”

1988年,开元旅业集团从一家县级招待所——浙江开元萧山宾馆起步。30年来,陈妙林通过连锁扩张、多元经营和资本运作,将开元旅业集团打造成以酒店业为主导产业、房地产业和物业管理为支柱产业,总资产超过280亿元的大型旅游产业集团。

2018年报显示,开元旅业旗下的开元酒店集团按规模位列全球酒店集团第23位。在房地产业,陈妙林的杰出之作是在国内率先开创了“住宅+商业+酒店+旅游”的模式,他也率先在浙商中作出了交棒给经营团队而不是家族二代的选择,因为“经营企业三十年,我最大的本事,一是认人准,二是能分配股权。”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作为集团主营业务收入的酒店经营受到极大冲击,日营收一度从原计划的2000万元/天降到30-40万元,缩水达98%。在这种情况下,开元还是决定与合作伙伴共渡难关。

1月30日,开元酒店集团宣布免收旗下全国所有委托管理品牌加盟管理酒店(含外部委托管理、特许管理、第三方管理) 1月24日至3月31日的管理费,武汉加盟管理酒店免收2020年第一季度管理费。

每月少收入5亿,最担心后续全球经济危机

《21世纪》:拥有400多家门店的西贝贾国龙说“贷款发工资撑不过3个月”,你有没有算过,在目前的情况下,抛去固定费用支出,开元旅业集团一个月亏损多少钱,现金流最多能坚持几个月?

陈妙林:测算过,今年2月到4月这三个月估计要亏损7个多亿,过去三个月是7个亿正现金流,现在是7个亿的负现金流,所以影响现金流15亿。现在我们一个月起码少收入5个多亿,本来一个月收入约为七八个亿,停业后有些费用也部分减免了,这一正一负抵消后大概是每月少收入五个亿。

我们也就三个月五个月可以挺,你让我们挺一年两年,任何一家企业都挺不过来,这是我们非常担心的。

《21世纪》:集团现在收入最低跟去年同期比下降了多少?

陈妙林:1月份影响不大,1月23日以后影响比较大,2月损失百分九十九。我们现在99%的酒店都已经开业了,但实际营业收入只有往年的10%,效益肯定是负的,一个月的营业收入也就相当于过去一天的。

3月16日是春节以来最好的一天,入住率也只有15%,但相比春节期间的1%已经非常好了。酒店入住率要到40%才是盈亏平衡点,没到肯定是亏损的。

《21世纪》:没有什么比活下来更重要。危机时刻是最考验公司的时候,除了等疫情结束后反弹外,现在有没有寻找什么突破口,比如餐饮业纷纷以外卖自救?

陈妙林:对于我们高星级的大酒店来说做外卖亏损会更大,酒店是得不偿失的,整个流程都要全部改造,小的餐饮店可以做外卖,比如说我们萧山有一家餐馆,老板开着他自己的奔驰去送馒头。但我们算过这笔账,高星级酒店服务和品质才是我们的强项。

其实酒店停业的这一段时间内,滞留在我们自己员工宿舍的员工都超过一万名,京东和盒马都来找我们谈过“共享员工”,但是出于员工安全考虑,我们没合作。

《21世纪》:2020年疫情的影响你预计有多大?

陈妙林:这次疫情影响可能比较长远,对餐饮服务行业冲击也很大,首先是国内疫情对需求端的冲击,接下来第二波是整个二三产业的收入都在下降,收入下降后反过来又影响消费,第三波冲击波可能是全球化的经济金融危机。

我不在意第一波的影响,国内疫情的影响,三个月就是三个月,四个月就是四个月,就算熬三个月少收入15个亿,挺一挺就过去了。

我更担心后两波的深远影响。尤其是世界经济的影响,中国很难独善其身。

尤其餐饮旅游行业是一个非常灵敏的经济晴雨表,经济一有波动,我们酒店马上就能看出来,经济活动减少了,酒店住宿的客人就少了,收入减少了,吃饭、度假和游乐场的客人也会减少,所以我们更担心的是后期长久的影响。

杭州是全国最早推行健康码的,但浙江省内各个城市的健康码还不能互认,这是有问题的。有的地方政府缺乏担当,不敢承担责任,初期疫情防控不力,现在又矫枉过正。我判断这次疫情继续这样持续下去,如果不出台特殊的政策拉动消费,今年下半年有一半的旅游企业都要倒掉,现在都还在苦苦支撑。

比如说我们有两百多家酒店,其中七十多家是我们自己控股的,还有一百五十家左右是委托管理的,这里面有很多行业的股东,国有背景没问题,还有很多是民营企业,我估计一半都要倒掉。

“呼吁杭州市领导到餐厅吃饭”,支持酒店业

《21世纪》:有没有裁员降薪?

陈妙林:第一我们坚持不裁员,在薪资方面,停业第一个月我们是全额发放基本工资的,停业第二个月(待岗在家的)就只发最低工资标准。高管层只拿50%的工资,这一项可以减少一部分的工资支出。

《21世纪》: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很多救助企业的措施,公司有没有享受到?

陈妙林:有,比如说社保晚交,但晚交不等于不交。另外杭州目前已经确定部分房产税可以打折,打多少折还没有定。

我们作为重资产的酒店集团更希望能减免房产税,在2003年SARS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房产税都是免的,2003年免缴半年房产税,2008年免缴全年房产税,但这次疫情国家还没出台相关政策。

《21世纪》:南京和宁波都已经面向市民发放过亿的消费券,你对这个措施怎么看?

陈妙林:2008年就有个很好的政策是给杭州市市民每个人发放一千元的旅游消费券,我们强烈呼吁这次杭州市也能直接发放消费券。消费券是拉动消费的好办法,澳门发放一万澳币的消费券,我们发个五百总可以吧。

另外还有一个强烈的建议,像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3月9日到南京大排档品尝鸭血粉丝等小吃一样,我们也热烈欢迎杭州市领导干部带头来酒店吃饭,这是对行业最大的支持。

如何自救:重组轻装上阵、减缓扩张

《21世纪》:公司的资金来源是如何组成的?

陈妙林:我们目前的资金来源,一部分是银行抵押贷款,因为酒店是重资产,抵押比较方便。一部分来自资本市场,开元酒店集团去年上市公开募集的资金还有10多亿在账上,另外就是发债,但发债风险大成本高,所以我们原则是能不发债就尽量不发债。我们现在整个债券存量只有5、6个亿,已经获批的还有20多亿。

最后还有银行授信有20多亿,比如农行萧山分行就主动对接,在2019年度为集团增量授信2亿元的基础上,仅仅用时4天再次向我们集团增加授信2亿元。

所以我们的资金安全没有问题,集团有三大块产业,酒店、房地产和物业管理,周转余地比较大。但是能不拿的钱就尽量不用,因为负债就要付息,当然低息贷款我们肯定想要。

《21世纪》:低息贷款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相关政策,公司能享受到吗?

陈妙林:目前我们还在争取中。

能享受低息贷款的企业名单是由地方经信局上报的,经信局管的是工业企业,我们这类旅游酒店企业就没可能享受到。比如杭州市萧山区已经上报了五批享受低息贷款的企业名单,但三产服务行业的一家都没有,而三产服务行业才是疫情中受损最严重的行业。

《21世纪》:公司采取了哪些自救的措施?

陈妙林:即便集团资金充裕,为了应对此次疫情带来的危机,开元也在考虑战略重组。

而且资产重组的计划其实是在去年年底疫情爆发之前就作出了。因为即使疫情没有爆发,民营企业生存本来也就很难。我们判断中国经济长久维持高速发展动力是不足的,这种情况下,轻装上阵减轻负担。

预计通过资产重组,剥离一部分商业资产和酒店资产,在6月份之前我们还能拿到15亿左右的现金。 

《21世纪》:去年年报披露,开元酒店集团2018年内累计新签约酒店96家(2017年:53家),累计新开业38家(2017年:22家)。扩张计划在今年是否会停止?

陈妙林:那不会。我们不会停止扩张,但扩张的方式会变。

比如说早十年基本是自己投资自建酒店的扩张模式,早五年是一半自己投资一半委托管理轻资产,从2018年、2019年开始,我们自己投资新建的酒店比例降到约10%,90%是靠委托管理来扩张的。

2020年开始自己投资的酒店就更少了,我们现在在计划中要投资的还有3家酒店,原定计划2020年要新开酒店150家,新签约酒店200家,疫情影响扩张规模会有所减小,但今年新开酒店至少还要达到100家,这当中自己投资的也就两三家,百分之九十五都靠轻资产扩张。所以扩张速度不会减慢,但模式会变。

民企怎么办:降低负债率是王道

《21世纪》:经过这次疫情,很多民营企业都在反思自己的商业模式有没有抗风险能力,你怎么看?

陈妙林:我有一句话想对民营企业家说,一定要把负债率降到最低,不要先追求做大,要先考虑做强。不做强就做大了只有作死,做强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在目前情况下,民营企业要抗风险自己能做到的就是这一条,其它都要靠外部环境。

《21世纪》:民营企业为什么这么难?

陈妙林:我给你举个例子,不说别的,就拿财务成本来说。国企能拿到基准下浮百分之十五也就是年化三点几的贷款,像我们比较大型且优质的民企,能拿到的贷款也要六点多,是他们的一倍,资产差一点的民营企业能拿到7-8个点的贷款就很好了。在这样不公平竞争的情况下,我们从零开始跑,国企从50米开始跑,我们永远跑不过他们。

《21世纪》:跑不过怎么办?

陈妙林:跑不过只有退了,民营企业只有出让一部分股权,求生存下去。

《21世纪》:民企为何只能退?

陈妙林:国企能用三点几的银行贷款来兼并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就算贷款成本都要七八点,国企贷款来的钱扣掉利息还有三到四个点的回报,他们当然愿意做了。

尽管政府一直在强调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但客观形势来看民企还是很困难,就讲利率和财务成本,其它都不讲。国有企业有政府背书不背责任,我是银行行长我也贷给国有企业。这个问题不解决,民企的困境就没法扭转,长久来看经济一定会出问题。

《21世纪》: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你有什么具体的建议?

陈妙林:前段时间,浙江省召开我们开座谈会,我在会上也提了一个意见。比如说浙江,民营企业占到六成的税收,那么能不能考核银行,贷款的六成必须贷给民营企业?贷款给民营企业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们可以接受利息相应提高一点。

“我们家族永远不会插手开元的经营”

《21世纪》:你在2017年将董事长的职位交给陈灿荣,在把整个开元旅业的经营管理交给管理团队之后,你现在主要的精力花在什么地方?

陈妙林:我没有退休,还是正常在集团上班,每天准时八点就到公司上班,从不翘班,一辈子的习惯,人也空不下来,空下来要出毛病的。

虽然我卸任了董事长和总裁的职务,但还在盯着投资项目、重大战略重组和重要的财务审计,我作为实际控制人不可能什么都不管,我现在就相当于“纪检组长”。

《21世纪》:对于当年没有交给女儿而是给了管理团队的接班安排,你现在回过头来看如何评价?

陈妙林:2017年交班,现在三年过去了,我认为当初这个决定是完全正确的。我把公司交给经营团队之后,三年来他们帮我把负债率降低了15%,这是我非常感谢的。

去年年终大会上我也说了,2019年是我们企业最好的一年,一个标准就是负债率大幅降低,如果说,这场疫情发生在三年前,我们企业可能就危险了。现在可以说是稳如泰山,虽然受到冲击很大,但生存没有问题。

《21世纪》:你们家族未来都不会再插手开元集团的经营管理?

陈妙林:我们家族都不会插手。我大女儿和大女婿在上海做风险投资,大女婿自己家里有家产需要打理,不会过来我们公司。小女儿女婿虽然在开元工作,但都不是很重要的岗位,他们很满足于现在的状态。小女婿在房产公司做副总,小女儿在森泊度假乐园做副总,负责营销,做得不错。

《21世纪》:关于二代接班的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陈妙林:二代是否接班,因人而异因企而异。以我自己为例,开元这么大的企业交给女儿,让她接手她也承受不了,我们公司也承受不了。

我看到浙商二代中有接的好的,但总的来说,接的不好的更多。所以总体来看还是要看条件,如果二代自身不愿意接班,交给经营团队不失是个好选择。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游客(手机)

这次疫情是个分水岭:要么彻底走向自由公平开放,要么借机全面收割私企。

2020-03-23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