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奥运会未有定论,中国民宿投资者撤出日本市场

李嘉咏 环球旅讯 李嘉咏 2020-03-13 08:00

日本民宿已进入优胜劣汰的阶段,疫情将加速个体户时代的过去。

【环球旅讯】近日,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国际上却有蔓延之势。截止至3月12日,全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下称“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1万。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新冠肺炎列为全球性大流行病。

作为一衣带水的邻国,再加上东京奥运会的举办与否未有定论,日本受到国内媒体的高度关注。中新网3月12日报道,据日本放送协会(NHK)统计,截至当地时间下午8时30分,日本国内累计确诊667例(含包机归国14例)。

而对于日本旅行民宿品牌“在川旅宿”(下简称“在川”)创始人、短住科技CEO韩哲等人而言,疫情带来的不仅是一串确诊数字,还切切实实地影响着手头的收益。

韩哲表示,国内有媒体用“全面清零”这种词语来形容民宿纯属夸张。“根据我的切身感受,亏损最严重的是只接待中国旅行团的酒店。民宿规模较小,渠道多元,虽然同期肯定少了至少一半的生意,但远没有到清零的地步。”

从2017年左右开始,中国投资者瞄准日本民宿市场,纷纷想要分一杯羹。2018年,日本正式出台《住宿宿泊事业法》(简称“民宿新法”),抬高了民宿进入的门槛。2020年初又遇到新冠疫情,逼着部分投资者铩羽而归。

在日本运营民宿的史喆回想2017年之前的民宿暴利依然印象颇深,当时民宿有超过10%的回报率,中国投资人趋之若鹜。到了2019年,回报率明显下降,民宿已经是吃力不讨好的累活儿。

韩哲认为,疫情将会加速淘汰那些一栋楼里有两三间房的个体户,促进日本民宿的升级和整合,这一点毋庸置疑。

民宿入住率下降,中国投资者撤场

在川虽说是民宿,实际上是租下一整栋楼的所有房间,进行类似酒店一般的集中式管理。目前在川在日本的所有分店均照常营业,员工正常上班,不同的只是需要戴口罩,多了消毒、测体温等环节。

“和中国不同,政府没有要求企业暂停营业。如果有些企业停工了,多是因为没有客人,或者考虑到客人太少入不敷出。”韩哲解释。

如果没有疫情,根据预订情况,在川近90天的入住率将达到80%。但疫情爆发后,入住率仅为去年同期的一半。韩哲笑称:“现在还没到血本无归的程度,但肯定不赚钱了。”

史喆在日本旅游业深耕多年,去年底开始运营自己的民宿生意,目前在京都、大阪运营集中式民宿,共50多间客房,今年3月份整体入住率仅不到30%。

“正常情况下,3月份应该是订单激增的时候,但现在后台一响都是退订的信息。这两天有少量新增的临时订单,可能是滞留在日本的客人,具体原因我们也不太清楚。”史喆称,目前也很难预测4月份订单量是否能回升。

史喆观察,因为日韩关系紧张,作为日本旅行第二大客群的韩国人数量减少,日本民宿市场实际上从2019年下半年起就呈现出下降趋势。史喆的民宿虽然当时入住率仍保持在85-90%,但价格已经下降了20-30%。

1月底中国疫情爆发后,出境团全部取消,史喆立马将民宿价格再次下调20%,因为价格优势,虽然中国游客减少,还是吸引了大量来自韩国、日本、泰国和欧美地区的用户订单,2月份整体入住率在76%左右。但他观察,身边一栋楼式的民宿入住率已经降到了20-30%。

史喆称,早在2月份时,周围已经有中国投资者开始卖家具、转让、解约,逐渐退出日本民宿市场。

无独有偶,有民宿房东向环球旅讯透露,自己在日本经营4家民宿,从2月份到4月份只有5个订单,自己正在撤出日本民宿市场。

史喆听说,有些民宿开始转向长租,3、4月恰好是日本的开学季,人口流动大,这个时候转长租或许是一个短期内拉高房间入住率的机会。

政府推出补贴政策,官方称奥运会照常进行

此次新型肺炎对日本旅游业及上下游产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一周前,日本政府紧急出台了“雇佣调整补助金”政策。

根据此政策,1月24日以后,今年和去年同期相比营业额下降了10%以上并且暂时停业的公司,只要加入了雇佣保险,且能够证明受肺炎影响,都可以申请此项补助金。按照公司员工的每日工资的2/3补助,补助金的每日上限为8335日元。

韩哲和史喆的民宿都已经在申请此补助。韩哲表示,住宿行业损失巨大,这项政策的要求基本都能符合。史喆则表示,正规交税的公司基本上都能申请,但在日本有很多中国小公司并不交税,难以证明营业额的下降,也就意味着这项补助无法覆盖他们。

另外,日本还能为企业提供担保,企业可到银行贷款一定的金额,同样,只要交税,申请的难度不大。

史喆推测,疫情在日本不会大规模爆发,疫情的影响最多持续到6月份。

一是日本政府预防疫情的意识有所提升,取消中韩签证效力、限制部分国家游客入境等举措在日本极为少有,只是日本在认知上与国内不同,官方称露天人员不密集的场所可以不戴口罩,医院认为没有症状可以自我隔离;二是日本本身卫生环境也较好。“最重要的是,日本政府绝对不允许疫情影响到奥运会。”史喆说。

韩哲称,目前日本官方媒体信息表示奥运会准备工作一切正常。但他个人认为,如果持续影响,参与人数骤减,受经济账和社会舆论的影响,也有取消的可能性。

但史喆和韩哲一致认同的是,奥运会对于日本只是一个短期利好,即便没有奥运会,过去几年日本旅游业的上升趋势依然明显,民宿投资人也会因经济驱动而进入市场。

2017年,日本接待外国游客数量超过2800万人次,同比增长20%。虽然因为日韩关系紧张,韩国访日游客人数骤降,但2019年访日外国游客数仍达到3188万人次,连续7年突破最高纪录。

“个人推测5年内日本旅游业依然还会走上坡路,只是中间因为疫情、经济周期的变化有些短期调整,但大方向上没有影响。”史喆分析。

分散式民宿退出市场,优胜劣汰现象明显

韩哲曾任穷游网COO,2014年推动穷游开始在日本设立办公室,之后又尝试做民宿。在2017年之前,韩哲在日本基本看不到华人投资的民宿,在这之后,每年入场的人倍增。但即便如此,如今华人经营的民宿、酒店在日本市场里可能连1%都不到。

2018年6月,民宿新法出台,对日本民宿的消防、安全、环境卫生等提出严格要求,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民宿必须从民宿平台下线。民宿新法的颁布,给这个长期处于灰色地带的产业带来一次大面积洗牌。

界面新闻曾引援日本媒体消息称,新法实行后,Airbnb紧急下架未获许可的房源,日本房源数量跌幅接近八成。

韩哲也有切身体会。在民宿新法出台后,分散式民宿拿到牌照的难度大,每年都在增加。日本相关部门会通过数据交换筛查来检查非法民宿,并在渠道端进行拦截。在川曾经也为分散式民宿提供运营管理服务,由于一些管理的民宿拿不到牌照,数量从当年的200多套回落到了70多套。

2018年,还出现了如“蛮子民宿一条街”这样的产物。据了解,“蛮子民宿一条街”是由一条街上的町屋改造而成,已经退出市场。

“如果在民宿新法后入场,基本得投资一栋楼或者自己兴建一栋楼。分散式民宿越来越少,个体户时代已经过去,疫情也在加速个体户的淘汰。”韩哲称。

有民宿房东认为,日本的民宿将会向规模化、集中化管理的方向发展,史喆非常赞同。“我们现在的规模依然较小,虽然说灵活性强,但规模化管理仍是最重要的。近日我们准备逆势而为,在大阪心斋桥附近以较低的租金拿下两栋楼,进行集中式管理。”

史喆认为,在川有专门的设计、施工、线上线下团队,这样的团队适合规模化,规模化了之后才能降低边际成本,未来一定是往这个方向发展。

“包括日本人自己做的民宿在内,日本的民宿能叫得出名字的没有几家。在运营方面,中国人甚至比日本人做得还要好一些,日本人基本以民宿为切入点做不动产,以这种心态来做的话很难做好。”史喆预测,未来日本民宿必定将更加精细化、规模化、品牌化。

李嘉咏
李嘉咏

环球旅讯

追逐光与真相。爆料和交流请联系jessie@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101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