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世界遗产,三特索道转型的喜与忧

虽然戴上了梵净山申遗成功的“光环”,但仅凭这一个景区要支撑起整个三特索道的转型“重任”,势必不可持续。

日前,贵州铜仁的梵净山正式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在新一轮成功申遗热潮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起三特索道这家梵净山背后的民营旅游开发运营商来。近年来,三特索道营收虽稳步增长,但盈利状况却不尽如人意,2014年和2016年亏损幅度较大。然而,在这一过程中梵净山景区却一直保持着增长态势,并成为2015年和2017年三特索道扭亏的重要“功臣”。实际上,2016年业界就有消息称,三特索道正进入新一轮转型期,决定从索道转向景区综合开发,而本次梵净山成功申遗无疑又为该企业增添了一枚重要筹码。

转型引擎 

据梵净山景区官网介绍,该景区是由武汉三特索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贵州三特梵净山旅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发运营。该企业成立于2004年9月,主要从事旅游业务经营和管理,包含景区开发和运营、客运索道建设和运营、综合性旅游服务等业务。

“不可否认,潜在的商业价值、旅游开发价值已成为各地下定决心申遗的主要动力之一。”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创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思敏直言,申遗过程中,景区运营成本势必会出现明显上升,部分企业甚至可能因此债台高筑,所以在申遗成功后,运营方肯定会需要通过各种渠道补偿此前的投入,商业开发不可避免。举例来说,洛阳龙门石窟申遗成功前每年门票收人1000万元,申遗成功第二年就达到了2700万元;1997年申遗成功的平遥古城,1998年门票年收入从申报前的18万元一跃至500多万元,翻了近30倍;2008年7月,福建土楼申遗成功,不久后,福建土楼门票就从30元提高到90元。

刘思敏认为,世界遗产的名号确实为景区带来较大的品牌效益,迅速为景区扩大知名度,而且我国也确实出现了一些成功申遗的景区带动当地旅游、经济发展的案例,比如曲阜、承德等。

对于三特索道来说,梵净山申遗成功除了直接带来的商业价值外,更重要的是为企业第二次转型“添柴”。

公开信息显示,三特索道成立于1989年,早期经历了一段多元化发展时期,公司业务范围涉及索道、电信、房地产、服装等多个领域。在第一次转型时,三特索道从多元化转向专业化,关停并转其他产业,专门发展索道运营产业。

到了2002年,三特索道董事长刘丹军开始提出“经营一批、开发一批、储备一批”的转型发展战略,从索道营运向景区开发转型。不过,转型实质进展是在2007年三特索道上市之后,用募集的资金投向三个景区配套建设。之后,三特索道开始在全国各地储备旅游项目,意在发展成为旅游资源综合开发商。

其实,从三特索道目前的子公司业务范围就可以看出,除了索道,还包括观光缆车、文化旅游、主题公园、酒店住宿、餐饮等。目前来看,索道业务仍然是三特索道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到65%。

过度依赖

其实,在申遗成功之前,经营历经较大起伏的三特索道,对梵净山景区业绩增长的依赖度已越来越强。

数据显示,2017年,三特索道实现营业收入5.3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550.14万元,比2016年同期增长48.49%。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三特索道的净利润不仅扭转了2016年超5000万元的亏损,而且与营业收入一同创造了近年来最大增幅。

在这一成绩单的背后,梵净山的贡献功不可没。据三特索道2017年年报披露,上年,梵净山实现营业收入1.82亿元,同比增长近40%;实现净利润7149万元,同比增长77%。这两项数据均居年报中披露业绩的五个子公司之首。

实际上,就在三特索道整体进入低谷的2016年,梵净山的业绩依然保持上升趋势。数据显示,当年,梵净山全年接待游客60.88万人次,虽然还不到同为三特索道子公司华山索道公司的50%,但却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较2015年同期增长 16.23%;净利润4034万元,较2015年同期增长22.09%。

有分析认为,近年来,梵净山景区逐渐成熟,虽然为申报5A级景区和世界自然遗产加大了景区提档升级的投入,但因运营方同时加大线上线下品牌宣传投放力度,仍然保持了营业收入和利润的较大增长。

腹背受敌

虽然戴上了梵净山申遗成功的“光环”,但仅凭这一个景区要支撑起整个三特索道的转型“重任”,势必不可持续。

截至目前,三特索道负责开发的景区有20余个,包括海南猴岛、贵州梵净山等。除梵净山外,咸丰坪坝营、崇阳隽水河、保康九路寨等项目已连续多年亏损或盈利不及预期。比如:2009年开业的咸丰坪坝营为例,已出现连续九年亏损,累计亏损额5400多万元。与此同时,三特索道旗下贵州太平河休闲旅游度假区、内蒙古西拉沐沦-浑善达克沙地、内蒙古热水温泉度假区等多个景区还未完全建成,需要继续进行投资。由此可见,进入转型关键期的三特索道如果要布局新的文旅综合项目势必会给刚刚扭亏的企业本身增加更重的资金压力。而此前三特索道发布的今年一季度财报也显示,一季度该企业净利润亏损了2700余万元。

另一方面,不仅前路坎坷,三特索道还要面对来自行业竞争的猛烈冲击。公开信息显示,现阶段,多家企业都在加速布局梵净山旅游市场,欲争抢世界遗产这块诱人的蛋糕。今年5月,万润集团正式成立印江万润梵净山置业有限公司,准备在梵净山南麓打造万润·温泉新城大型文旅项目。

此外,申遗成功的梵净山还必须要在环境保护和商业开发尺度间进行平衡。据悉,梵净山遗产地面积402.75平方公里,缓冲区面积372.39平方公里,保留了大量古老孑遗、珍稀濒危和特有物种。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自然遗产评估机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表示,梵净山满足世界自然遗产生物多样性标准和完整性要求,展现和保存了中亚热带孤岛山岳生态系统和显著的生物多样性。

在刘思敏看来,近年来,人们其实高估了世界遗产等评选结果带来的游客吸引力,导致部分景区甚至出现因商业开发过度被警告等情况,“申遗成功后,地方和运营商对于景区的开发需要把握分寸”。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