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司封杀第三方值机 大数据"金矿"争夺硝烟弥漫

航司看似是中止了未经授权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值机服务,其实质是移动端流量争夺战,以及为了提高直销机票的比例。

5月8日,国航官网发布《关于办理国航自助值机服务的公告》,清理未经国航授权,为国航旅客办理值机(为旅客办理乘机手续)等业务的第三方网络平台。

4月18日,南航同样在官网发布了《关于规范南航网络选座、值机业务的通告》,清理未获得南航授权许可的第三方网络平台。

业内人士认为,两家航空公司,相隔不到一个月,先后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看似就是中止了未经授权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值机服务,其实质是移动端流量争夺战,以及为了提高直销机票的比例。

航空公司

清理是为维护航空安全 保护旅客隐私

记者了解到,此次清理未经授权为国航旅客办理值机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国航称是因为这些平台的行为存在危及航空安全、旅客个人隐私泄露等潜在风险,国航对旅客的安全风险零容忍,国航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意味着,今后旅客将不能通过未经国航授权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值机,而只能在国航官方网站、中国国航APP、官方微信公众号办理网络选座,或直接到国航指定值机柜台现场办理。

在之前的4月18日,南航同样发布了一条清理未获授权开展值机服务第三方平台的公告。在公告中,南航也表示未获授权开展值机服务的行为,已经造成了一定的航空安全风险、信息安全风险和服务风险。而且南航已经发函要求一些第三方平台停止办理此类业务。

记者体验

多平台南航值机关闭 国航可正常办理

5月11日,记者登录国内最大的在线旅行网——携程旅行网,点击值机,发现国航仍可以正常的值机,并没有受到影响,但南航已不能办理值机服务。

“飞常准”是一款专业的航班出行服务APP。作为一家第三方平台,飞常准的用户庞大,记者查询了飞常准APP,目前,国航可以正常办理值机服务,但同样也不能办理南航的值机服务。

另一款APP——航旅纵横,是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航信”)推出的产品。该APP宣传的服务里面,就包含值机服务。但记者查询发现,在这款APP里,南航还是不能办理值机服务,而国航可以。

携程旅行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两家航空公司先后发出关于值机服务的内容,他们不便作出评价,但这名负责人表示,携程现在仍向旅客提供包括国航、东航、海航、川航、上海航空、首都航空等航空公司在线值机服务。

行业分析

移动端流量入口是挖不尽的大数据“金矿”

网上值机是一种方便快捷的登机手续办理方式。如果无需托运行李,那么通过网上办理登机手续提前预订座位并将登机牌打印出来,就可以直接通过安检登机,无需到机场服务柜台排队办理登机牌,节省了旅客不少时间。国航与南航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受到多方关注。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两家航空公司做出封杀决定的呢?仅仅是公告所称危及了航空安全、泄露了旅客隐私吗?

促使旅客官方购票 提高机票直销比例

西部航空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的机票销售模式分直销和分销两种。直销即航空公司通过自己的官网、APP、公众号等售卖机票,分销则是代理公司来销售机票。

该负责人表示,即使在直销很发达的美国、英国等国家,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机票直销,仍有一部分通过代理平台或公司分销出去。“拿西部航空来说,我们的机票直销比例已达到70%,但剩下的30%机票依然要靠分销。”她说。

而另一家航空公司机票销售主管告诉记者,航空公司越大,出行的人数越多,越难做到机场全部直销。目前,他们的直销比例在56%左右。“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除了移动端流量之争外,还有就是直销比例的压力。”这名主管说,2015年上半年,国资委要求国有航空公司未来三年内直销比例要提升至50%。从2015年到2018年,刚好三年。因此,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也是为了争夺旅客,提高直销比例。“如今互联网飞速发展,第三方平台机票销售又占很大的比例,又不可能停了第三方平台的机票销售,只有暂停第三平台的值机服务,让更多旅客选择直销机票,这样既不影响机票销售,又能让部分旅客通过官网购买机票,提高直销比例。”这名主管表示。

业内人士指出,航空公司离不开第三方机场销售平台,又有国资委的直销比例压力,让航空公司感受到了压力,只能选择牺牲一部分利益,提高自己的服务。

封杀是争夺移动端流量入口话语权

国内一家在线旅行网站负责人告诉记者,南航、国航的封杀行为,折射出航空公司机票销售、手机APP技术日益成熟,企业日益强势,而背后不仅是因机票直销比例越来越高为其增添了底气,也是为了将更多的旅客数据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要掌控了大量用户数据,可以衍生更多的产品和基于大数据进行的增值服务。”这名负责人表示。

某航空公司机票销售主管曾女士告诉记者,南航2017年共运送旅客1.26亿人次,国航2017年共运送旅客1.02亿人次,东方航空2017年共运送旅客1.11亿人次,海航2017年共运送旅客0.72亿人次。

“这些航空公司每年运送旅客都是几千万到上亿,如果旅客都在自己的官网或APP值机,其移动端流量入口是海量数据,这将是一座挖不尽的大数据‘金矿’。”曾女士说。

民航业内专家告诉记者,值机选座是机票购买后使用频率相当高的一项服务,无论旅客在哪里购买机票,都要通过值机上飞机,航空公司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争的就是对旅客大数据移动端流量入口的话语权。

“第三方值机平台一般能支持多家或者十多家航空公司的选座服务,第三方平台的优势显而易见,而且旅客也有自己喜欢的购买网站,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为航空公司旗下软件拉‘旅客’,争‘流量’,只能支持自家机票的选座,剥夺了旅客的选择权。”这名专家说,旅客有旅客的习惯,第三方平台有自己的优势,如技术优势和更为庞大的旅客资源。航空公司的重点应该保证旅客的安全和出行的便捷,而不是封杀为自己服务的第三方,在这样的基础下,合作互赢或许才是未来的趋势。“各行各业都是融合发展,比如制造业和互联网,物联网和智能化技术等,大家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融合,产业链才会强大,而航空公司不能因为自身强大了,就想一个人吃下整个航空旅行市场,其实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该专家表示。

新闻纵深

机票代理佣金“零”时代 销售机票看中衍生服务

2015年上半年,国资委要求国有航空公司未来三年内直销比例要提升至50%,同时代理费要在2014年的基础上下降50%。同年,南航率先宣布取消代理费,其他航空公司陆续跟进,国内机票分销进入“零佣金”时代。

携程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机票进入“零佣金”时代前,机票代理销售行业长期实行“前返(即按票面价格收取一定比例手续代理费)+后返(销售返点)”的佣金模式。一张1000元的机票,代理人能有45元至50元的代理费收入。但是现在却是倒贴钱代售机票。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测算,在线机票代理商要支付的成本,主要包括交易成本、人工成本、技术开发成本等,销售一张机票的直接成本会达到17元,也就是说代理商卖出一张机票要倒贴17元。即使是通过网上销售,成本也要达到14~16元。

“单纯的网上机票代售是个亏钱的生意,如果消费者买了机票后退票,对消费者而言,该行程取消后就退钱终止。但对机票代理商而言,这反而造成更多损失:第一笔损失是在订票成功时发生的;第二笔损失,是在退票时发生的。”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介绍。

“我们代理机票不赚钱,而是看中衍生服务。比如旅客购买了机票,旅客要出行,平台可以提供租车服务,旅客要订酒店,平台可以提供订酒店服务。”某大型在线出行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衍生服务和衍生产品很多,提供值机服务也是一种增值服务,其实并不赚钱,但如果航空公司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就影响了平台用户的体验,对平台造成不利影响。而从航空公司角度来说,平台有大量的旅客群体,他们可以选择没有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的航空公司出行,如此一来,对航空公司也是一种损失。”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游客(手机) 2018-05-14 20:33

国资委你要求航司提高比例但是你也要给予权力和对应的激励制度,否则怎么从OTA那里虎口拔牙

0 0

爱你不容易 2018-05-15 09:50

航司只要要求所有在第三方平台所出的机票票面价完全相符。什么问题都解决了,退改签肯定同航司一致,投诉没了,代理人也好做了,违规代理人自动退出了,平台有自己的小九九,哪里会要求代理人出的票票面价必须相符,平台也想趁机浑水摸鱼,有问题推给代理人,从中谋暴利。

0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