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总局计划建更少的铁路,并调整车票定价

2017 年中国铁路完成旅客发送量 30.39 亿人次,同比增长 9.6%,增长率五年来第一次低于 10%。

1 月 2 日,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年度会议披露了 2017 年中国铁路的一些数据。

2017 年,中国铁路在建设项目上投资 8010 亿元,其中有 7606 亿元用在建设铁路线上。2017 年一共完成了 3038 公里铁路新线的建设,其中包括西部地区建设周期很长的宝鸡到兰州高铁,以及西安到成都高铁。

2017 年的基建投资相对于 2016 年的 8015 亿人民币几乎持平,略有下降,是 2014 年以来的最低数字。2015 年,这个数字是 8238 亿人民币。

2017 年,中国铁路完成旅客发送量 30.39 亿人次,同比增长 9.6%,这个年度增长率五年来第一次低于 10%;货运量 29.18 亿吨,同比增长 10%,这个数字则是 5 年来首次正增长。

简单的说,2017 年中国铁路花了更少的钱在建设铁路和购买火车上,客车运输增长持续变慢,火车货运显著增加。

市场化 5 年,中国高铁的里程翻了一倍,借的钱也越来越多

2017 年是中国铁路市场化改革的第五年。2013 年,铁道部被撤销,行政职能划分给了新成立的交通部铁路局,新成立铁路总公司负责铁路的企业运营职能。

2011 年动车追尾事故开始,中国的大规模铁路建设经历过一次中断和重启的过程。那一年,因为对事故的调查和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贪腐案,10000 公里已经开工建设的高铁项目被暂停,少数项目停止审批 。

但从 2012 年开始,需要大量雇佣工人,消化钢铁、水泥、机械等工业产能的高铁项目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一个手段,被重新授予预算和优先级:铁道部 2012 年的收支预算被从年初制定的 4000 亿调整到年底的 6000 亿;财政部 2011 年底宣布,将减免未来两年内发行的铁路建设债券利息的一半赋税,同时国务院要求国有银行向铁道部发放更多贷款。

这一轮建设一直持续到现在。从 2012 年到 2017 年,中国新建设的高铁线路里程从 9200 公里增加到 2.2 万公里。

同时,无论是从前的铁道部还是如今的铁路总公司,以资产体量来计算都是一家巨大的公司,但这些年一直都处在盈利和亏损的边界上。

从第一列高铁 CRH2A 上路行驶的 2007 年开始至 2016 年,铁道部和沿革下来的铁路总公司的年度利润徘徊在 87 亿和亏损 129 亿之间,多数年份是在 10 亿元人民币这个数量级。作为对应的是,年度营收从 4600 亿增长至 9000 亿,平均利润率是亏损万分之七。

同时,因为长期靠借款和债务性投资开展铁路建设,尤其是在高铁开始建设的 2007 年后,铁道部和铁路总公司的固定资产总额与负债率都一路攀升:2007 年,铁道部的资产总额是 1.5 万亿,负债率 42%。到了 2016 年,铁路总公司的固定资产总额超过 7.2 万亿,负债率上升到了 65%。

看上去很高的负债率,实际上铁路总公司要还的钱和利息是比正常状况要少,所以才不至于巨额亏损。2016 年底,铁路总公司的审计结果显示,需要为借款支付的利息只有 752 亿元。按照 2015 年的负债总额 4.1 万亿来计算,借款成本还不到 2%:铁路总公司的负债中有接近 4 万亿是长期借款,给钱的机构来自世界银行、亚洲银行、德国政府等,利率低于正常融资;同时,2016 年因政府要求,国内的主要银行给中铁总公司的授信都比基准利率下浮 10%。

除了给货运涨价,酝酿火车票涨价也是盈利的可能方式

根据铁路总公司公布的 2018 年工作计划,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安排 7320 亿元,低于 2017 年完成的 8010 亿元,也是 2014 年以来首次调低这个目标。

逐渐调低假设目标,可能和控制建设投资风险有关系。

一方面,中国持续数年的高铁线路建设距离大规模盈利还有时间,或者长时间无法实现盈利。2015 年,京沪高铁全年实现 66 亿人民币的利润,沪宁城铁、沪杭高铁也实现盈利。在更早的 2012 年,沪宁高铁因为开行在经济较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实现了 3.8 亿元的经营利润。

同时,西部地区的高速铁路,比如兰新、郑西和贵广高铁,铁路总公司曾披露,这些线路的车票收入难以和运营成本平衡,收回成本遥遥无期。2012 年,郑西高铁亏损 14 亿人民币,让本来盈利的郑州铁路局亏损 10 亿;贵广高铁公司曾披露,贵广高铁车票年收入 10 亿,仅有每年贷款利息 30 亿的三分之一。

2008 年到 2011 年,发改委曾三次上调铁路货运价格。2017 年 12 月,发改委发布通知,规定铁路公司可以对集装箱等 12 个类别额货物进行自主市场化价格波动。另外还要在全国的电气化铁路路段收取附加的“电力附加费”。

铁路总公司 2018 年的工作计划中,也在计划对客运火车票进行价格调整。工作计划中说,要“建立以大数据为支撑的动车组列车产品设计和票价调整机制”。换句话说,以后的 D、G 类型的火车,可能会根据客流量来调整票价。

中国的高铁二等座票价大约是 0.42 元每公里,全国统一。从绝对值上来看,是全世界高速铁路中最低的,大约是日本新干线的五分之一。

相较于各国的居民平均收入,这个价格依然是最低的。但中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差距较大,高铁票价对低收入人群来说已经比较贵,他们也没有太多别的远距离出行方式可以选择。

2017 年底,铁路总公司旗下的 18 个铁路局完成了市场化改革,名称和工商登记从过去的铁路局变成了集团公司。媒体报道,新的铁路公司增加了经营范围,新增了房地产等项目。同时,铁路总公司曾表示,旗下可开发的土地有 3 亿平方米。房地产开发可能是未来增收的一个办法。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