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就乱,一管就死,民宿合法运营难在哪里?

北京、深圳、厦门等地陆续对民宿管理进行修订,加上还未完结的洱海事件、那些在金砖会议期间不被允许在途家、小猪等平台上接客的厦门民宿,这或许只是民宿业洗牌的开始。

【环球旅讯 邹育敏】民宿合法经营,在不少从业者眼里,从来不是一个能够轻易讨论出非黑即白的标准答案的话题。

早在2015年,国务院颁发了《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指明“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的方向,各地方也陆续出台相关应的落地规则指导民宿发展,但多数标准都是“因地制宜”,有“酌情”的余地。

之后,民宿业可以说是热钱滚滚,投资人来了,老板娘来了,大理、莫干山成了两个民宿“模范生”,在周边山水的掩映下成为了民宿旅居的热门旅游目的地。国内各热门旅游目的地如丽江、杭州、厦门等地的民宿也一夜春风。中国饭店协会发布《2016-2017年度客栈民宿行业发展与经营报告》称,2016年末,我国大陆客栈民宿总数53852家。

但从资本的风口到舆论的风口浪尖,转折点在于2016年底至2017年初多家大理洱海民宿、客栈因为污染洱海的“罪名”而被关停。经济观察网发布的《一封大理洱海民宿老板的来信》提及:

一个个刚刚养育成型,开始产生盈利的民宿被关停了。政策性风险成为主要并且发生了的风险,在这样的风险面前,我们没有相关法律法规保护。

此外还有消息传出,今年9月金砖会议期间,厦门思明区大量民宿应政府要求不能在途家、小猪平台上继续接客预订,暂时性“被下架”。途家相关负责人向环球旅讯证实了该传闻,“碰到国际性会议,民宿的预订都会暂停一段时间,去年杭州G20期间也是类似的情况”。

而就在6月底,深圳大鹏新区也印发了《大鹏新区民宿综合整治与规范管理工作方案的通知》、《大鹏办事处既有民宿规范纳管操作指引(2017年6月版)》,根据新文件要求:民宿经营者需在2017年11月前办齐“六个文件”,对不符合规定的民宿依法整治或取缔。

民宿合法经营真的是“不管就乱,一管就死”?一位民宿老板苏打(化名)向环球旅讯表示,如果政策落地能快于资本风口,洱海事件就不会发生。

多地正在完善民宿定义和监管要求

民宿要合法运营,首先就必须得合理定义民宿。然而,各地方在民宿的定义上有所偏重。

在上个月举行的2017上海国际民宿大会上,一张“民宿准生证”受到了与会者的瞩目。该“准生证”颁发的背后,是《浦东新区促进特色民宿业发展的意见(试行)》正式出台实施。

浦东新区所定义的特色民宿,是指利用农村依法建设的闲置宅院,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和生态资源,进行整体设计、修缮和改造,既保持传统乡村风貌,体现当地民居特色、生态环境,又为游客提供高品质住宿等特色服务的休闲、度假体验型经营性场所。特色民宿以乡村宅基地住宅为经营场所,是介于传统“农家乐”与旅馆业之间并具有特色文化体验的住宿餐饮业新型业态。

在浙江省2016年底出台的《关于确定民宿范围和条件的指导意见》中,民宿(含提供住宿的农家乐),是指利用城乡居民自有住宅、集体用房或其他配套用房,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资源及农林牧渔生产活动,为旅游者休闲度假、体验当地风俗文化提供住宿、餐饮等服务的处所。

而新版《北京市旅游条例》指出,民宿是指城乡居民利用自己拥有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住宅,结合当地人文环境、自然景观、生态资源以生产、生活方式,为旅游者提供住宿服务的经营场所。

此外,在各地的监管要求文件中,对于公安、消防、食品、卫生安全等规定都是大同小异,但在经营房间数量、楼层、面积等方面,却有不同。

比如在浙江省的指导意见中,单栋楼房的民宿,经营房间必须在15个以内,房间数量超过的可以酌情转化为旅馆进行监管;而在深圳大鹏新区的民宿管理办法中,单栋楼房的民宿经营房间不可超过14间;甚至在一些地方指导文件中,并没有对房间数量和营业面积进行界定。

夕霞小筑老板娘雪梨告诉环球旅讯,其位于浙江省的三家精品民宿,单栋楼经营房间也并不超过15间。雪梨一直认定自己经营、打磨的是精品酒店,每家店都配备了符合酒店管理的硬件及财务、前台、保安、保洁等人才,渠道选择上也偏向于传统酒店OTA,只是在证照申请和经营规范方面,每一步都是按照民宿管理进行。而在对外媒体曝光上,雪梨所经营的小筑系列也总是被称为最美民宿。

与小筑一样,从业者自我定位在精品酒店和民宿之间摇摆的还有不少;也有不少物业在城市住宅区的从业者,分不清自己经营的是分享经济下的短租房还是民宿。自我定位与地方定义之间的矛盾,已为现阶段民宿合法经营难以全面铺开埋下伏笔。

想要证照齐全并非易事

理论上来讲,只要严格按照各地相关部门的指导意见及要求进行民宿的投建或改造,业主拿到合法经营资质的可能性极大。

在青芒果COO潘晋看来,民宿合法运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青芒果发源地深圳,以较场尾为例,采用统一的旅游公司拿民宿营业执照,单体民宿采用挂靠旅游公司形式,解决经营合法化问题。”

而按照开篇提到的新文件,深圳大鹏新区的民宿经营者必须取得消防安全鉴定文件、房屋安全鉴定文件、同意民宿经营证明、民宿经营责任协议、营业执照、加入民宿协会证明等六个文件。

“给民宿发什么样的营业执照,曾是一道横在政府相关部门面前多年的难题。过去不是民宿经营者不愿意申请合法经营牌照,而是市场监管部门用什么样标准去监管。”潘晋坦言,“开放民宿营业执照,需要通过公安、消防、市场监管多管理部门验收,意味着这些部门也将背负上民宿的安全责任,也是导致民宿经营者迟迟拿不到经营牌照的原因之一。”

据深圳新闻网消息,《大鹏新区民宿管理办法(试行)》出台将近两年,截至2017年2月大鹏区几乎没有“六个文件”齐全的民宿。

从业者拿不齐经营证照,不只存在于深圳大鹏区。游多多创始人苗湾儿表示,游多多客栈品牌主要以加盟为主,“一开始要求加盟商证照齐全,但现实的情况是全不了,特别是特种行业许可证,后来只能作罢。目前来看,还没有哪个地方的民宿能做到100%符合法规要求的。”

苗湾儿坦言,在大理的整顿风波中,游多多也有加盟店被关停,而证照齐全的直营店目前还在正常营业中。

特种行业许可证有多难拿?

雪梨向环球旅讯解释,为了拿到特种行业许可证,小筑系列在规划、改建和装修过程中,对消防应急报警、疏散、照明、消防水源及相应的消控设施,监控及周界防护,旅客信息确认及管理系统进行了配备,另外还要对相关人员进行了培训。

“后台硬件上最主要的是身份识别和上传系统、人脸识别系统,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在招聘员工时也会将员工的资料上传,以确认身份。杭州在这方面卡得很严。”雪梨表示,光一个身份识别和上传系统就需要一万元左右,仅为了拿到特种行业许可证,这部分的投入估计占总改造费用的5%。

经营压力下,治理宜疏不宜堵

在大理民宿大面积关停整顿之后,整个民宿业也传出了“95%以上民宿都在亏损”、“95%的民宿无法获得传统金融机构的支持”、“重资本重运营,VC不青睐”等声音,一时间民宿成了“美丽鬼屋”。

苏打担心,如果各地在下半年陆续出台文件对不合法运营的民宿进行整治或取缔,那些承担着经营压力的民宿夫妻店有可能血本无归,“洱海的事情,不应该在其他地方再次发生。双廊民宿关停致使上万人失业,甚至有些借款开民宿的老板跑路,这样的影响很是恶劣。”

苏打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他也清楚,只有各地都出台相关文件并强制执行,对于整个民宿业规模发展才是利好的,而且越早执行越好,“但对于那些现已运营但证照不全的民宿,是不是可以酌情处理?比如那些城市独栋超过8间房的,或者那些不开在小区里但不影响居民生活的,是不是允许在整改之后继续运营?”

苏打所在的城市,其民宿管理相关规定中并没有针对城区民宿的明细条例。但新版《北京市旅游条例》已经做出了表态,城区民宿和乡村民宿要分别制定管理规定。

厦门在城区民宿管理上,已经有所行动。6月22日,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政府印发的《厦门市思明区关于厦门市民宿管理暂行办法的实施意见(试行)》明确规定,住宅小区(含商品房、安置房)不得开办民宿,该试行办法将实施至2019年5月。

酌情的余地,似乎越来越小了。

“作为从业者,我们希望看到民宿合法运营。在从灰色地带走向合法的过程中,政府的导向很重要,要重视但不能盲目推进,要遵循市场规律,顺势而为,公安、消防、农办、环保、住建、商务、旅游等部门的联合作用是关键。”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指出,不同地区的民宿,如果在探索期,尚未形成地域风格特色,应该得到鼓励创新;在发展期,应考虑得到行业规范和引导;在成熟期,很多类似地域风格的民宿已过于饱和,则应得到鼓励发展衍生业态。

“总之一刀切并不合理。另外除了合法性问题,在洱海事件之后,我们也应该开始考虑并重视环境保护问题了。”该行业人士表示。

后记

近两年,民宿作为非标住宿业态,其合法经营的话题一直颇受关注。对于民宿的定义、管理办法,也从一开始各方语焉不详,到如今有值得参考的条例、样板,就像潘晋所说的,得益于这两年随着国家大力发展休闲游、乡村旅游、特色小镇,民宿作为主要载体无论是规模、还是数量都成倍增长,并且经营软硬件水平得到质的飞跃,监管的条件也开始成熟。

从短期来看,监管落地的利空肯定会存在,而且这一利空,不只针对目前证照不全的民宿业者,或盲目追求扩张的民宿品牌方,还将直接影响以民宿短租预订为主的平台方。

民宿、短租的需求匹配平台,近两年多家竞争激烈,为扩大房源规模,无论是途家、小猪、Airbnb还是青芒果、一家民宿、趣住等等,或多或少会有处于灰色地带的房源混杂其中。

厦门市思明区已明确规定住宅小区不可开展民宿业务,随着民宿短租定义的清晰,城区民宿和乡村民宿的分类而治,一旦有大范围的民宿整改或退出,平台是不是应该考虑:与其等到城门失火,不如未雨绸缪?

但从长远来看,民宿经营合法化对于绝大多数从业者而言是利大于弊。一方面,民宿经营合法化,经营者才敢加大投资改善民宿软硬件服务,扩大规模形成品牌势力,从而提高市场竞争力,也避免公安、消防、市场监管因影响持续经营。

其次,如同雪梨所言,携程等大流量平台要求上线民宿至少提供企业营业执照和特种行业许可证,一般不允许无合法证件民宿上线,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民宿的入住率。合法化后,平台对于民宿的接纳程度将会进一步提升,有利于民宿提升入住率。

无论是苏打,还是雪梨,作为民宿业主,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利好到来之前的那一轮洗牌。

邹育敏 环球旅讯

野生菌一枚,爆料和吐槽请联系微信:Yumi_2333。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过客 2017-07-12 21:31

什么都管,什么也不懂,刷存在感

0 0
×